您的位置:彩世界app > 房产 > 邵氏近代家事连载十七:我的回忆录(10)【邵云生

邵氏近代家事连载十七:我的回忆录(10)【邵云生

2019-10-03 11:45

一、我的幼年

我出生在1930年6月8日,时值中华民国19年农历生日为五月十二日,卯时。

在我五、六岁那年,厍上开办了一所小学堂设在我们家及陈生保那里,展开了我的启蒙教育(也有可能在其它地方,不记得了)。最令我难忘的是有一次经过胡家后院,同学们看到墙内枇杷熟了,叫我看好书包,他们翻墙进入采批杷然后丢出来大家分享!当时没觉得不对就和大家一起吃了。次日上学时父亲突然跑来对我后脑勺就是一掌,打得我金星直冒!牙齿出血!哭着回家!母亲问我为什么?我说不知道,她说你想想,昨晚放学后去了那里?我如实回答只是在墙外看著书包,和大家一起吃了枇杷。母亲说这是偷窃行为啊!我始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但是以前真的不懂的啊!自后我的一生,任何人只要是第一次犯错,我都会原谅。常说:不知者不罪是也!

1937年8月13号,中日战争爆发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蒋介石委员长宣布:〈抗日战争全面开始,不到胜利,绝不放弃抗日斗争!1937/8/13日军攻上海,我记得 当时母亲在横泾,父亲我和云生、源生、全妹还有大哥的养媳妇己由厍廊避往邻村,时见日本飞机前来侦察扫射,村民常有伤亡!好象是在十一月中的晨间吧?突闻远处辟拍声,又见红光烛天!父亲突然冲进来拉着云生、源生叫大哥媳妇抱着全妹、我则跟着父亲朋友,沿河反方向逃奔寻找渡河工具但见有一小船,难民抢登已经翻复,只见父亲与朋友跳下去将船扶正倒掉积水控制人数将我们渡到对岸,继续逃离直到不见追兵,始在某村停下来,并找寻食物,只得塩菜少数,分而食之,美味极了!

此后八年,我们真的就过着亡国奴的生活了!在日本的鉄蹄下忍辱含恨的活着!我在此兵灾之后就跟母亲去了横泾,除了学习生意之外也去了设在关帝庙的小学,后因讨厌日本人的日文教育,母亲安排我去读私孰,我的国文也就此植下了基础。

不久日本人清乡,大哥被奸人所害,以参加新四军为由绑到常熟索要钜款, 母亲在无能为力一再央求无果,大哥最后竟然被押送往外地,不知所踪!母亲为此时常以涙洗面,哀伤渡日!记得此后每到年底我和母亲去乡间讨帐,每到一家就哭一次,我也陪着大哭!现在想起来还是会哭!直到某年某月的有一天:大哥突然出现在店门口的一刻!当时的情景真是很难描述了!母亲抱着大哥哭了笑笑了哭!我则是呆着,想到应先向大嫂家通报一声,就直奔东横头!不料却被母亲误会不关心,并被责怪,我也无从说起,闷在心里,可惜现在已经没有机会向我母亲说明了!

此后不久大哥成家生意也步上正轨,我则在十二岁那年去了陈家市陈丰泰米行当了学徒,也告别了求读生涯!但只要有机会我仍会找书自学,abc、也就是茌此情况下学会的,直到有一年夏天工作后在大汗淋漓下被人恶意推入水里,得了伤寒重症!经调理死里逃生后又回到店里,又被老板娘骂了个莫名其妙!此時正值抗战胜利,我在办完谢师宴后不久回家,向母亲请求继续求学的愿望,这也就是云生所说的家庭会议了吧!除云生讲述之外,我也表示了,只要继续求学,不继承房产的态度,此后我就去了苏州江南电校学习收音机及无缐电通讯,二年学畢,经同学介绍考得了国民政府國防部门,49年元月以学习名义送到台湾培训。

第九章 退休以后

二、台湾的从军过程及经商

初到台湾,一切都觉新奇,冬天吃西瓜、香蕉,凤梨大快朵颐!在短期培训中,最不敢领教的就一是每天中、晚兩歺,就只有包心白菜加塩一味!自此以后的数十年来,我就对此一味不敢恭维了!培训期满后,就派任少尉通信官,不久升任中尉直到1956年因病转业到高雄渔会渔业专用电台仼领班,协助台長建立渔轮海上的通信制度,二年后转往商船任无缐通信工作行驶台湾~香港、日本、菲律宾及到英国欧美等地,前后约七年。鉴于通信技术的日新月异,未来的海上通信方式必将澈疧改变!而婚后子女也要照顾,因此放弃船上工作,立志創业,最先与友人合资購买三千顿级海轮经营台湾~南韩~台湾及香港航缐,公司由我取名叫:Lord steam ship

co;Ltd。中文名:“龍逹轮船有限公司,船名;龍逹轮”经营初时,因经验不足常处于亐损中!后來改航东南亚新加坡、马來西亚航缐才转亐为贏!后因为股东意见不合而退出!(Lord的中文意思含有老爺的感觉在,因此我的外号就叫老爺了!)此时正巧友人要移民美国我就自他手中接下西服店,二年后改为女仕专用时装,取名梵提诺时装有限公司,此后逐渐拓展到十个門店《梵提诺时装vantilo fashion》当时在台湾南部可称小有名气的。

1986年我与台湾朋友参加东南亚旅游,途经香港思及大陆文革已经结束多年,念家乡仍不见來信,因此试探的写了一封家书,竟然在回程香港时得到了回信!知道父母親已经亡故!悲伤之下,回到台湾设台遥拜,此时思乡殷切,偶与友人郑和生提及,他说:年前他早已回沪探亲了,他知道如何不被当局发现的渠道,闻后大喜!就在次年1987春季,随着郑和生夫妇到香港並由中国旅行社安排,乘火车到广州,然后再等矦数天后搭飞机到上海,时巳傍晚,在淒风细雨中机场一片漆黑!也不见旅行社派车来接,徬徨中郑和生瞥见上次中旅社接机人员,询问之下他也不知道我们的行程,也没有交待!但可以坐他们的车子和另一批台湾來人同行,並被一起安排到了一处渔民招待所(其实我们订的是南京西路的华侨酒店,(前叫國際大酒店)因为没有连系好而被失误了,次日上午我请招待所打电话到常熟乡镇府,找到了銭燧安,然后叫好面包车,取得了三大件直奔常熟乡镇府,经过一路颠簸问到了藕渠乡政府的方向,看到了燧安,激动之下,隨后的事情现在竟然记不得了!只记得到了云生家中,他问我吃点什么?我说想吃点稀饭,云生坚持不肯,最后竟然煮了五个鸡蛋,一定要我吃了!这是我此生中仅有的:一次吃掉五个鸡蛋的纪录!现在想來,可能是:怕我认为他承担不起吧!

从军过程:

十七岁自苏州江南电校畢业后因为国民政府抽壮丁的缘故,母亲叮嘱暂时不要回家,否则就要出錢摊买壮丁的份额!无奈下经苏州同学徐祖培提议同去报名考入了国民政府的國防部电信总台,但他却因种种原因被派遣到了广西工作隊,却失去了去台湾的机会!我回來苏州投资毛衣针织厂后,叫友涛幇忙查寻竟然找到了!友涛当时就济助了他二千元人民币待我回苏州,去看到他时 他已不认识我了!精神状态也失常了,慢慢的提起往事,始依希的回忆上來,谈起往事不堪回首,他说在柳州与部队失散后回来苏州,被打成了国民党特务,劳改斗争无役不与!他说:劳动养猪与猪同宿,全身都是臭味,跑进食堂人未坐定,散发的臭气大家都知道徐祖培来了!听來不胜叹惜!人生境遇的不同,就在一念之间!记得当时他的隊长楊正南回到台湾时我就问为什么没见徐祖培?他的回答是撒退途中被游击队袭击后未见徐归隊就这样失去联络了!

我来到台湾后经过了短期培训学习俄文,单位也变成了技术研究室,工作性质 为收集敌、我双方的无线通信情况,藉此研判佐证战场情况!我对此没有兴趣,在1957服务七年后,因健康原因申请转业丶先去了沿海小型货轮任船舶报务员,在驚涛海浪中小货轮时常会故障停车漂浮在海岸边,险象环生!半年后辞职,再转业到了高雄市漁会遠洋通信漁业电台担任班长,协助台长建立了海上渔业通信网络,使漁货调度起到了重要作用,大大的增进了公司的利润!二年后1960年吧!再转业到行驶于高雄、香港往返的定期航班货轮,:就在此时工作及经济收入都有了穏定的基础,1961年经友人介绍与陸蔚霞女士结婚,次年生长女丽萍,二年后儿子文涛出生、三年后又来了丽莲!此时感到子女渐长,蔚霞自高雄师范学院华业后就在小学任教,对子女照顾已有所不及!而我长年在海上工作也是非我所愿!因此有了登陆創业的念头,也是前段提起的与人合夥创设龍達轮船公司的一个过程。

未完待续

第一节 去苏州三年

我应当是1992年9月退休,但於8月就去了苏州,原因是二哥福生等台湾商人与苏州沧浪区工业局下属的一家工厂合资建办了一家“中外合资苏州梵提诺时装有限公司”要我去担任总经理,公司地址设在穿心街1号(邵馥荪自己购买的三间二层楼民宅内,此房后因拆迁与东吴房产公司合建为人民路号的福生大楼)工厂设在人民路饮马桥东美巷8号。

公司董事会组成由邵馥荪(台籍)、吴铁成(中方代表)、严雪珍(中方代表)、邵云生(我本人)、朱衡生(吴县人)后来又增加了张华珍(台籍),中方提供厂房,外方提供资金,由外方承包经营,每年上交中方16万元人民币。

常熟方面主要参与公司筹备及经营人员先后有:女儿邵益民(常熟工业品公司停薪留职);侄儿邵维列(常州服装一厂辞职);女婿林振石(常熟二棉辞职);侄儿邵友涛(常熟粮食局辞职);儿子马中业(常熟虞城大厦辞职)等人先后辞职下海接受市场经济的磨练

按照董事长指示公司人员配备:邵云生任总经理;朱衡生任副总经理负责经营业务、张华珍任副总经理负责产品开发,高美瑾(中方人员)任经营部副主任负责销售,朱丽英(朱衡生妹子)任生产厂长,邵益民任财务部经理,林振石为绣花车间主任,邵维列为服装车间主任,邵友涛任总经理助理,马中业任经营部副主任专营人民路的门店。

时逢改革开放的初期,值香港、台湾的时装风靡大陆的好机遇,在董事长的指示下,公司生产的时装型羊毛衫,销售供不应求,销售网络遍及全国各大中城市的大型商场,羊毛衫协会及经销商们还举办了“梵提诺”杯文艺会演及全国性的新闻发布会,“梵提诺”品牌一时名杨各大都市,三年销售利润近1000万元,纳税300多万元,成为沧浪区工业系统的纳税大户。我也被选为政协常委、台谊会会长等职,头上加了几道虚幻的光环。

然后好景不长,主要管理人员在利益的驱动下思想出现了分化,1994年1月30日在外方主要成员的利益分配和股权重组的会议上,出现了争权夺利的严重情况,当时董事长初步决定股权分配为:邵馥荪40%;张华珍25%;朱衡生25%;保留10%为机动数。这样的决定我亦认为欠妥,明显是偏袒了张华珍,挫伤了朱衡生的积极性,较妥的话朱为30-35%;张为15-20%,於是朱衡生就表现了严重的不满,最后不欢而散,实际未果。从此朱就使出了种种流氓手段,先是利用张华珍开始了分裂活动,诱骗邵馥荪去吴县再成立一个“季诺公司”说是作为“梵提诺公司”的生产基地,还由他妹子朱丽英出面办了个“卡里文”厂,还利用张华珍挑拨我们兄弟的信任关系,千方百计架空邵云生,妄图夺取财务大权,处处打压常熟方面的干部,实际此时“梵提诺公司”核心成员的分裂及走向衰败已成定局。

在这中间我也有责任,先是观念与个性的冲突,兄弟两人产生了难於调和的矛盾,哥哥不接受我对公司的治理方法,我也接受不了他的观念,以致使公司的实际运作被朱衡生所操控,滋养了朱的骄横和野心,由此我也产生了:已年仅六旬也无心力与之周旋,与其浪费时日,不如我们逐步退出,减少矛盾,或许哥哥会好指挥些有利于公司的发展,同时也感到了公司的潜在危险而前途渺茫,我们邵家的子孙也不能捆在苏州这一个企业身上。

於是我和哥哥、友涛商量回常熟办邵家自己的事业,在哥哥的支持下,先后筹办了“邵氏毛纺厂”“合家欢房产公司”为妹妹邵月琴办了个绣花厂,为常州维列、维新开了个门市部。

在苏期间的93年4月18日-30日和同年8月8日-28日,先后去了新加坡、泰国、香港、旅游考察了俄罗斯的莫斯科、圣彼得堡推销产品,给我的印象是:原来苏联老大哥亦不过如此,而新加坡中国人的生活状况使我感到我们确实落后了,泱泱大国的邵云生穷得泰国人都不如,我的条件只能吃快餐,住郊区,肚子里的气受得鼓鼓响。这二次出国最大的收获使我改变了观念,深深感到中国落后了、落后了,再看邓小平的论述味道就更浓了,对了。

从新加坡回国时我的大哥性格内向的邵凤年患肝癌已病倒在床,於同年7月11日与世长辞於横泾家中,年仅74岁。

我是92年去苏州梵提诺公司任总经理职,95年11月2日在公司改组的董事会上正式辞去总经理职务。岳母与大哥亦於这期间分别去世。

本文由彩世界app发布于房产,转载请注明出处:邵氏近代家事连载十七:我的回忆录(10)【邵云生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