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彩世界app > 搞笑 > 移动阅读时代

移动阅读时代

2019-11-08 10:21

图片 1

梁文道、刘擎、许纪霖、朱大可 口述 / Vincent 整理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

他13岁就学习雄辩术,才华横溢、放荡不羁,但同你我一样,身陷“明日复明日”的拖延中一步步迈向平庸。一个寻常的一天,他正在米兰寓所的花园散步,阳光明媚。突然听到前方塔楼里邻家少年的声音:

——《双城记》

“拿起它!拿起它!赶快读!赶快读!”

当你沉浸于朋友圈的小情绪,反复点击头条新闻为你订制推送的“猜你喜欢”,收藏公众号的各种“干货”,转发着十万+的爆款鸡汤文时,不知是否有过这样的怀疑:你的日常阅读,正变得日趋浅薄。

他好奇地看了看手边,发现是一部《圣经》,于是便拿了起来,随手翻看到一句话,突然如遭雷击、醐醍灌顶。32岁的他从此皈依了基督教,一路绝尘,再也不回头,成为古罗马后期最伟大的主教之一——圣奥古斯丁。

一方面,你已经很难有耐性去阅读“费脑筋”的文字;另一方面,在快餐读物的铺天盖地之下,思者的文章难觅踪影。二者的原因,是你日渐懒惰的大脑和网络媒体对你喜好的精确制导。你不得不承认,你们情投意合。

当时呼唤奥古斯丁抬头翻书的,是不是圣灵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当时的书籍还是羊皮卷,他这些“随手拿起来读”,“随手翻到”的动作是不可能完成的。而奥古斯丁身处的时代,正是公元4世纪,卷轴式书籍向侧翻式书籍转变的时代。圣灵如果早出现半个世纪,圣人便不会顿悟。

你日渐懒惰,却又总爱以繁忙来寻求自我安慰。你没有时间去评判一篇政论时评的优劣,却有时间刷下一则又一则网络搞笑段子;你没有耐性去翻看几页人文历史的专著,却能不厌其烦地审阅娱乐新闻下方的网友评论;你没有精力去深度学习一项技能,却又收藏下一篇又一篇“干货”。你拿着手机反复刷新,几个小时下来读了几万字信息。可放下手机,你却感到事如春梦了无痕般的空虚。

这是书籍的“形式”对历史文化影响的例证之一。而1600多年后的今天,又到了侧翻式书籍向电子书转变的时代。这种形式、介质的转变,对人类文明的影响是否是必然的?又会有哪些联系和影响?

狡猾的网络媒体为了迎合你偷懒的欲望,在标题、题材和排版上下足功夫。

说起类似的转变,不得不提起比卷轴书籍更久远的中国古代。当时儒家文化的传播,大部分基于口述。而一些流派的传播,口述者自己甚至都躲在帐后,不见真容。知识的统一性、连贯性和传播范围都非常局限。

标题?俏皮、劲爆、煽情,这是爆款文章的必备。读完全文啥也不记得不重要,标题朗朗上口就足以提高逼格。因为网文作者最希望的,无非是盼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SB。

书籍的普及为这一点带来革命性的转变。佛经皆以“如是我闻”开头,说明它记录于佛陀口述。当年在佛陀身边修行的弟子,仰仗超人的记忆,将一词一句背诵下来,经499个罗汉的反复验证,才有经文。而摘抄经文的出现,才使释迦摩尼的思想能跋山涉水。

内容?鸡汤和干货堪称网文双雄。寒风凛冽中,鸡汤文一读,幻想就满足。不论是那成功的还是失意的,一阅浓鸡汤,立马就嚼着自己升华了。看了半拉子后转发朋友圈,淡淡评一句: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更不必说那干货类文章,你看看标题就忍不住收藏,仿佛自个儿一按收藏某种技能就能蹭蹭蹭。实际上,我打赌你再翻出来学习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中世纪时,教廷垄断神权,占领着人神交流的唯一通道。而650年前,古腾堡发明的铅活字印刷,使圣经不再局限于手抄。大量印刷版拉丁文圣经的传播,使马丁路德“因信称义”的宗教改革成为可能。基督新教由此诞生。

文章排版很重要,黑压压的大段文字总是让你望而生畏。于是鸡贼的小编就发明了两招:一招叫多插图,一招叫多分段。一篇文章十张图,看不动文字让你看GIF;一段文字分十段,句句都能成一段。最后文章诗不像诗,文不像文,还呼啦啦一凑好几页。你手指一滑,误以为自己分分钟笑着读完一篇长文,然后心满意足,特别有阅读的快感。其实你啥也没读进去。

如今,电子阅读将要替代口述、摘抄、印刷一路演变过来的纸质书,成为最新的介质,其带来的变化可能有以下几个方面:

不得不怀念纸媒时代。那时候,我们对待文字的态度显然比现在庄重的多。每份报纸、每份杂志,都有它的发刊理念和用文标准。戴着高度近视眼镜的编辑们,在昏暗的灯光下紧锁眉头,默念投来的稿件。桌边的搪瓷杯早已发黄,杯中的茶叶泡了整夜,手里夹着香烟,那一星火光已烧到指间却浑然不觉。他们就是刊物的守夜人,把滥竽充数的垃圾信息拒之门外。在他们的严防死守、精心筛选之下,得以刊发的作品被我们投以崇敬的目光。

  1. 实体书价格昂贵,并且储存成本巨大。“买得起书,买不起房子。” 因此实体书给人敬畏与神圣感,觉得它们价值更高。电子书的普及使书籍失去原来的神圣性,变成消费品,甚至民粹化。而更因为电子书获取太简单,反而不容易下决心去读。面对储存6000本优秀著作的光盘,让人毫无阅读冲动。

可现在是移动阅读时代了,我们早已坐不下来。

2. “买书如山倒,看书如抽丝”,看着书柜上未读书本越积越多,会使人有不自觉的愧疚与谦逊,想着世界上还有这么多东西没有读过。而这种愧疚与谦逊,在面对庞大的互联网资源时不会发生。

3. 电子书切换很容易,半秒钟就行。实体书要走几步到书架,才能换另一本。这对阅读习惯带来的变化也是巨大的。更进一步说,可以随时切换频道的形式使人类不再服从于共同原则和共同权威,造就了一个水性杨花的时代。

有句话叫媒体即信息,介质与内容有不可分割的关系。移动互联网时代,介质的变化也催生了内容、形式上的变化。微博微信和移动终端的诞生使碎片化阅读、自媒体成为可能;阅读内容也不再是单一的文字;而网络的传输速度更让读者和作者能实时互动。这些变化带来的影响也是巨大的。

碎片化

人类专注做一件事的历史并不长。原始人在狩猎时需要天然地保持对多任务的专注。线性地、连贯地专注是工业革命带来的变革之一。

140字的碎片化写作与阅读,使人的思维完全被切断,没有渐进、演化、推理、追问,直接跳到结论。这种思维能力的退化是不可逆的。而且与传统的高等教育是天然冲突的,现在的硕士博士已经越来越难撰写、研读大部头的文章。

真相化

图文并茂的传播方式使大众对知识接受的态度也在转变。有图有真相,直接给出“真相”的资讯懒惰了人的想象与思考能力。而懒于思考的习惯使大众不再介意真假对错,快乐与否成为检验资讯的唯一标准。(因此传谣的速度大大快于辟谣,因为谣言让人更爽。)这种快乐原则是对资讯的消费,与伦理剥离、与真相剥离、与美学剥离。

本文由彩世界app发布于搞笑,转载请注明出处:移动阅读时代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