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彩世界app > 小说 > 80后从新概念出来的那一拨,除了韩寒郭敬明张悦

80后从新概念出来的那一拨,除了韩寒郭敬明张悦

2019-10-03 11:45

今天要介绍的是一位作家,准确来讲是一位小说家,他同众人所熟知的韩郭一样,也是从新概念出来的,不过名气没有他们大。但这世上,很多东西都是颠倒过来的。

文/三三就是三三

在当下这个图书市场,作家及他的作品受欢迎与否更多和一些场外信息有关,和作品本身倒没多大关系。人们的关注点也始终在舆论,在绯闻,在作品以外的一些东西,有舆论后作品才好卖。这就是当前图书市场的现状。默默写字的人并不讨市场欢迎。

图片 1

话不赘述,先来看一份名单:

文/三三就是三三

A组:

想必80后、90后们对于“新概念”作文并不陌生。

王皓舒、李遥岑、陈婧、唐玮婕、周开颖、陈培锋、郭敬明、吴昕晟、张姣怡、陆庆、刘卫东、叶坚颖、金鑫、陶玲佳、蒋峰、胡明媛、陶康、张铖、曾骞、施奇平、李琦、郝景芳、顾馨媛、徐超、刘琳娟

在我们那段青葱岁月里,读惯了名人大家的经典之作,写多了不知所云的课堂作文,它犹如一股清风闯入了我们的视野,表达了我们无从诉说的心声。

这是全国第四届新概念大赛的一等奖A组获奖名单。看一下这里面你认识谁,我们今天的主角也在这里面。

1998年,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启动。韩寒的一篇《杯中窥人》震撼了文坛,触动了我们的心弦

看见郭敬明了?不过他不是我们今天要介绍的对象。小明往后再数八个,停、就是他了。

——原来,文章,可以这么写;原来,我们的内心,可以这么表达;原来,文字,可以如此的张扬。正如我们的青春一般。

蒋峰。

自此以后,《读者》、《青年文摘》在我的世界里淡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本全新的杂志,叫《萌芽》。

说起蒋峰,再扯到萌芽新概念就不得不念叨一下韩寒和郭敬明了。可能蒋峰本人并不太乐意这么比,但读者总要念叨一下的。他们之间共同点不少,都获得过新概念的一等奖,少年成名,也都由于各种原因大学没毕业或者干脆就没念。但这并没什么妨碍,三个人也都依着各自的秉性,走上了不同的道路并分别在各自的领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而随着新概念作文大赛一届届地开展,一位又一位“年少成名”的青年写手走入我们的世界,他们有各自的生活体验和感悟,他们挥舞着手中的笔墨向传统文学呐喊。锋芒毕露又如何,只要情感发自内心。

如果说同一批从新概念里出来的韩寒、郭敬明可以算作偶像派,那么蒋峰大概可以算作实力派。他从十四岁开始就立下了写作的志向。和韩郭两人不同,他们可以是公知是明星,但大概不能算严格意义上的有态度的作家。

其中,韩寒、郭敬明、张悦然三人知名度最高,甚至被称为“新概念”作家中的“三驾马车”。因其文风不同,麾下拥有各自的粉丝群。

如果一定要比较,我更愿意将蒋峰和阿乙扯到一块说。

如今,20年过去了。当年沉醉于《萌芽》世界的我已走上了奔三的道路,而曾经喜爱的青年写手们也因各自的选择,演绎着不同的精彩。

阿乙:

图片 2

1、我保留着舅舅那样的羞惭。有很多年都不承认自己是写作者。我如果坚持认为自己是作家,就会像民哲、民科一样不自知。

2、有一次我参加酒局,碰到一个小有名气的作家,东家热情地介绍:“阿乙也是写小说的。”我脸臊得通红,觉得被出卖了。我不敢承认自己和对方从事的是一样的事业。在这本集子里,有一篇《先知》,寄托的便是自己的哀伤。

3、我以为这一生就这样度过。我将自己掩藏得很好。直到今天我还害怕说我其实也写诗,我写的诗总是安上瓦西里这样的名字,有时还会加上括弧(1841-1886)。我想人们对死人特别是英年早逝的死人总是尊敬,而且他可能是一位盖棺论定的名人。

韩寒

阿乙不敢承认自己是一个写作者,请不要把它解读为自卑:

韩寒:从“青年意见领袖”到“国民岳父”

从一炮而红的《杯中窥人》起,韩寒的人生就注定广受瞩目。少年成名,习惯于表达自我的他注定不会因世俗而收敛自己的锋芒。

留级、挂科七门,而后于高一退学,他一再引发社会争议,然而他似乎毫不在意,“一意孤行”地选择自由人生。

《三重门》、《零下一度》、《像少年啦飞驰》,一部又一部作品出世并畅销。书中的人物离我们那么近,皆取材于我们的同龄人,但又离我们那么远,做着我们所不敢做的事。仿佛是韩寒的替身般,在小说里演绎着韩寒内心快意恩仇的肆意情怀。

韩寒的文字张狂而有力度,文字就是他表达思想的武器。但倘若仅是如此,韩寒仅会是一个阮籍般放纵的文人,事实上,他更多的表达的是处于时代夹缝中这代人内心的呼啸。

对于韩寒所代表的意见表达,龙应台亦对此表示欢迎,她曾公开表示:

“一个健康、开放、有创意的社会,里面应该产生不同年龄、不同形式的韩寒。韩寒的出现是好事,带来了新的气息、新的思维和新的表达方式。如果真正想要这个社会变得开阔、健康、多元化的话,每个人都需要有发声的空间。但是实际上,大家都能表达自我、难得有英雄的年代,反而才是比较健康的时代。”

之后,除了在赛车场上恣意纵情,韩寒开始从事更多的杂文写作。走出小说的世界,他直接与当下叫嚣,代表80后群体向社会发言,并因此逐渐成为了所谓的“青年意见领袖”。

直到,“方韩大战”爆发。一场关于韩寒的作品是否代笔的闹剧自微博引燃,最终于法院终结。

而彼时再看韩寒,APP阅读应用“ONE·一个”问世、韩寒本人编剧和导演的电影处女作《后会无期》上映、女儿小野诞生,曾经可谓张扬跋扈的他越来越“寡言”,在婚后仿佛与生活和解般,逐渐走入平常人的世界,笔下的文本中开始欣赏起生活中的小趣味,更因可爱的女儿而被戏称为“国民岳父”。

2013年韩寒出版《我所理解的生活》,文字间,我意识到:原来曾经的少年已随我们一同成长。

有人说,现在的韩寒已游走于文学的边缘。

但我想问,这重要吗?何又为文学的核心呢?过自己的日子,想写的时候就写点小生活,这难道就不是文学了吗?

韩寒选择演绎的,从始至终都没变,一直都是他真实的自己,无论是曾经的张狂,还是如今日渐的柔和。

图片 3

郭敬明

盖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年寿有时而尽,荣乐止乎其身,二者必至之常期,未若文章之无穷。

郭敬明:从“45度角仰望天空”忧伤少年到“商业化”文人

相比韩寒而言,郭敬明一直是一个广受争议的人物。

喜欢他的人,沉浸在其营造的“黄金屋”“忧伤村”里无法自拔;不喜欢他的人仅仅揪着“抄袭”“商业化”以及所谓的“文人自觉”不放,大肆批驳。

事实上,从一开始,郭敬明选择的就是与韩寒不同的路线。

从最初的《爱与痛的边缘》、《幻城》、《左手倒影,右手年华 》、《梦里花落知多少》,到后来的《悲伤逆流成河》、《岛》系列、《小时代》系列、《爵迹》系列,甚至于之后《最小说》杂志的主格调中,郭敬明都将青春的忧愁和孤独演绎到极致,将幻想中的唯美场景描摹到极致。

这让他不仅虏获了80后群体的心,更是得到了90后群体,尤其是女性群体的追捧。

如果说韩寒的文字表达出的是80后内心的“狂”,那么,郭敬明唯美的文笔则阐释的是这代人心底的“忧”。

如果说韩寒是一名如同鲁迅般针砭时政的良心文人,那么,郭敬明则是一位善于与时代握手言和的精明商人。

这种商人特质在其执导的电影中一展无遗。他无疑是聪明的,知道如何在叙事的同时迎合大众消费。

你可以说他拜金,却不能否认他让年轻的群体看到灯红酒绿的人生;

你可以说他物质,却不能否认他展示了另一条传媒之路。

的确,正如《南方周末》曾经评价的:

“与韩寒、张悦然相比,郭敬明偶像化之路走得踉踉跄跄。《梦里花落知多少》是郭敬明人生中的一个重要节点。之后,郭敬明通过《最小说》的平台,想打造一条完整的文学产业链。”

尽管饱受非议,但郭敬明一直坚持的,就是走文学产业化道路。曾经始终保持45度角仰望天空的忧伤少年,也已与现实握手言和,搭建起了文学和商业之间的桥梁。

我们能接受雅文学“诗”,也能欣赏本位勾栏小调的“词”,为何不能在品鉴经典文学的同时,一并接受郭敬明试图呈现的商业化作品呢?

这不过,也是他坚持自我的选择罢了。

图片 4

张悦然

在我看来,这反倒体现出了阿乙对写作这项事业的敬畏之心。

张悦然:从“细腻化”青年写手到“社会化”观察者

无论韩寒和郭敬明走的文学道路有多么的大相径庭,至少他们二人一直都是处于大众舆论的风口浪尖,而张悦然,却仿佛淡出了人们的视野。若不刻意提及,也许当下的读者群体已经渐渐将当年与韩寒和郭敬明二人齐名的那个文艺女孩儿忘却。

事实上,如今的张悦然才是三人中最靠近主流文学核心的人。

不同于韩寒张扬的文笔、郭敬明华美的描摹,张悦然一直以来都是用少女细腻的笔触欣赏着世界,记录着生活。

即使是莫言,也曾对她的文字给予高度评价:

“张悦然小说的价值在于:记录了敏感而忧伤的少年们的心理成长轨迹,透射出与这个年龄的心力极为相称的真实。这种真实来自这代人的心灵深处,其实并不便于随意示人。他们喜欢什么,厌恶什么,向往什么,抵制什么,这些都能在她的小说中找到答案。她的文字锋利、奇妙、简洁、时髦而且到位。敏感和梦,飞扬的灵感和驾驭语言的熟练技能,显示着张悦然完全可能成为优秀作家的潜质。相对于她自身的年龄和经历,张悦然是出色的。”

然而,这样一位清新脱俗的女性写手,却选择在盛名之时淡出大众的视野,选择了静静地写书、慢慢地生活,成为了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的一名讲师。

在《南方人物周刊》近期做的一个“青年领袖系列”中,张悦然的名字与36氪CEO刘成城、传媒大佬徐达内等人赫然齐名,并被给予了这样的评价:

“她年少成名,不改文学初心。她为人师,办杂志,传薪播种。她向内自我探寻,向外回溯历史。她的最新创作使得贴于80后作家身上的惯用标签失效,一代人的文字视野变得开阔。当代历史深思的坐席上,有了新的发言人和书写者。”

走过《十爱》《鲤》系列等青春作品,在最新出版的长篇小说《茧》中,张悦然摆脱了80后写手们一贯选取的“当下”题材,而是采用了传统文学更为偏爱的传承性叙事,以80后的视角,层层追溯同辈、父辈、祖辈的青春和恩怨纠葛。尽管文本中依然存在个人“小忧伤”的痕迹,但是已然展现出宏大叙事的格调。

在韩寒和郭敬明与现实握手言和时,张悦然已经试图与历史把酒言欢。

正如莫言所说:

“她虽被冠名为‘新概念作家’,但其实她已从“新概念”所限定的写作姿态和表现生活的方式中走了出来,已逐步走向‘社会化’”。

图片 5

图片来自网络

一路走来,曾经的青年写手们早已朝着自己选择的不同轨迹,越走越远。

作为读者的我们,也早已过了盲目追从的年纪,开始结合自己的需求,开始了不同的阅读体验。

这就是当下的时代。

即使是文学,每一条道路都有其存在的意义以及追捧的人群。

何必追究孰优孰劣呢?

韩寒、郭敬明、张悦然三人,不过都是我们这个群体的缩影。

选择不同的文字道路,就是选择不同的人生走向。

殊途同归,各自演绎着自己渴求的人生精彩。

-END-

如果赞同我的观点,请关注我或者轻轻地点个❤,这将是给予我最大的鼓励。

欢迎留言,欢迎探讨,欢迎每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在此留下痕迹。

他有着传统文人一样的对待文章、对待写作的最为严肃而真诚的态度。阿乙把写作更多地看做一项庄重的仪式,一项“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的仪式。

而我们当前的很多写作者们恰恰缺的就是这点儿敬畏之心。

蒋峰:

1、我已经在很多地方说了那我以为是中规中矩的话。譬如我说我会一直写下去的,我说我觉得写作是通往永恒的途径之一。可是这些话在某种环境下是如此可笑。我看到不少关于写够了就不写了,反正已经成功了的言论,奇怪的是还有很多根本就没写什么却自称自己充满热情的无耻之徒。

在这种环境下,任何一位有头脑的人都应该质问自己该不该讲真话。就好像一群树上的猴子,上面几只吃够了桃子跑出去找香蕉,下面根本没爬树的猴子也看着远方的香蕉装腔作势地宣称自己一定要吃到桃子。那中间还在努力往上爬的猴子却发誓这一生只吃桃子,而且还坚持要摘那只最高的谁也摘不到的桃子。这不是显得很迂腐很滑稽吗?

……

要是在写和说只能选择一种途径讲真话的话,可能写下来是最真诚的方式。

这样以后就可以对那些不读书的记者放开了扯,我说老子写书就是玩票,赚钱维生,赚钱恋爱,赚钱去赌,要是哪天中了头奖,老子才不跟这些方块字搅成一块。

2、我立志向峰顶攀登,若是最终未能如愿,我也会化做白骨在山腰为后人做路标,若是非得十万个作家才能出现一位大师,我至少也要为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的数字贡献一个单位,若是日后你们哪个够天赋够才华够勤奋路过此地,不要犹豫,不要停留,踩着我的骨头前行,这是对我最好的祭奠。

3、这是文学最坏的时代,但也是最需要我们的时代,要是文学哪天真的守不住了,那我就做一个文学的守陵人,告诉来往的后任,文学曾经葬在这里。

阿乙:

1、但我觉得自己是献身的。倘若什么希望也看不到,或者什么回报也不到来,那么我还会写。

2、我写《先知》时已能洞见那位原型一生的悲剧,之所以热血澎湃地写,是因为此前周国平针对他写了一篇极度无理的文章。我觉得后者没有资格展露自己的高贵,我也不希望别人踩灭我的火把。

3、我的贪欲是我活得比身体久点。哪怕只活到一季稻子那么长。

他们都有着对文学对写作的严肃态度、以及自己或隐秘或公然的文学野心;都有着最为真诚的文字理想。

可能有人奇怪,照你所说,这样一个不错的作家,为什么我之前没有注意到?仔细想想,你每天所接收到的信息,有多少是你主动搜寻的,而又有多少是媒体出于各种目的灌给你的?

还请不要跟着媒体去读书。

一些朋友大概读过他的几本小说,但更多地,则对他不甚了解。想到这里,总有些遗憾。所以今天就介绍一下这位作家,以及他的几部重要作品。

1998年,《萌芽》杂志联系国内几所一流大学举办新概念作文大赛。99年启动第一届。如今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莫过于韩寒与他的《杯中窥人》。这一届其他获一等奖的几人,如陈佳勇、宋静茹、刘嘉俊等分别被北大、复旦、华东师大等国内一流大学免试录取。

其后新概念参赛人数激增。从最初的4千人次,逐年递增至7万人次。2002年是第四届,蒋峰以一篇《比喻:鹅卵石,教育及才华横溢》获一等奖。但之后传来的消息则给了这群怀揣着梦想的文学青年一个不小的打击——这一届新概念的保送已经取消了,蒋峰不能再像他所期待的陈佳勇、刘嘉俊那样去一所梦想的好大学了,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向父母交代关于不用学习靠文学便能升学的承诺是如何食言的。后来的一篇《快乐前行低迷折回》详细地记录了当时的沮丧、梦想的破灭以及随之而来的幻灭感。

这一年九月,蒋峰进了这个后来被他称作是“伪军校”的中国防卫科技学院,现在来看,这样的称呼真是相当温柔。这更像是一所非人的黑校。

蒋峰后来自述,在这里学生们受尽打骂,畜生是大校对他的称谓,而政委总是笑眯眯地问,如果把他劁掉,是不是会像那些耕牛一样好管一些。而这里的学生们到了毕业时才发现用人单位根本就不承认这所大学,学校发的学历证也是假的。

就在这种非人的环境里,在每天早操训练的间隙里,他写下了26万字的长篇《维以不永伤》,次年从这个学校退学。其后在全国各地流浪,长春、广州。上海、长沙、北京、西安……

一座城市一部长篇。

这部小说从02年12月动笔,一直到次年的五月,历经半年时间,横跨过四个城市,最终在长春定稿。写完后他给学校的朋友打了个电话。

他的朋友听到这个消息后略有些落寞:“蒋峰,你真好,你可以靠这本书出去。我们没有别的本事,还要在这里继续忍受三年。”

《维以不永伤》第二部发表在一本叫做“80后实力派五虎将”的合集里,这个称号大概是由南方一些媒体鼓吹起来的,作品集由马原选编。其中包括李傻傻、胡坚、张佳玮、小饭和蒋峰。

如今的知乎、豆瓣及虎扑知名ID张佳玮当年也是其中一员。在2002年同郭敬明、蒋峰一起参加了第四届新概念作文大赛,获二等奖。后来蒋峰在给张佳玮新出的《加州女郎》的书评里这样描述当年的情景:

“零二年初我在上海三女中参加复赛时就有一个男孩超喜欢村上,临考前还抓紧时间再读几页。相对阅读的乐趣,考试显得那么微不足道。那男孩梳着极为复古的波浪中分,使我于零四年4月第一眼认出那就是四年前的张佳玮。恐怕此事他本人都不知道。”

极为复古的波浪中分

《维以》的副标题”Never end, Never hurt”,借译自英文版的《诗经》,永不休止,永无伤痛。

2003年12月,即写完《维以不永伤》的同年,他完成了第二本小说的写作。和处女作相比,第二本《一,二,滑向铁轨的时光》显然写得更轻松些——从十一月到十二月,不到三个星期。

2007年的时候,接到鲁迅文学研究院消息,蒋峰同张悦然、颜歌、步非烟一起录制了一期朱军主持的《艺术人生》。

这里的三位女作家,在作品受到关注的同时学业上也符合社会对她们的期待:张悦然考取山东大学,其后在新加坡留学;颜歌四川大学毕业;步非烟更是北大中文系,后来又接连攻读了古代文学的硕士和博士。再反观蒋峰,前面讲到,大学第二年就退学了。

大致可以猜到主题是什么。类似于韩寒十年前录制的《对话》,要回归到主题上——退学是不好的。

然而蒋峰并没有顺着朱军的意思来,除此之外,在其他话题上,对话也颇不愉快。都说韩寒反叛犀利,其实这只表现在他的文章中,赵长天(《萌芽》杂志前主编,那多之父)也猜测,是不是路金波他们故意要韩寒顺着公众的期待来做出这种形象,因为他在日常生活中是一个温和的人。当年要退学,父母老师各种劝,韩寒也不跟他们吵。后来录制《对话》,现场包括主持人在内各种围攻,韩寒当年也就才17,8,要搁同龄人身上可能都要哭了,要么就直接一甩话筒走了。韩寒应对还算得体。看多年前的《铿锵三人行》,韩寒被一个女主持拐到了家里,还以为是私人见面,没想到一会摄制组就来了,王朔也来了。然后就听王朔一个人用最纯正的京味儿在那儿各种侃,韩寒不太说话。

要说犀利,似乎还是蒋峰多一点(不过峰哥私下人很nice的,因为要做这期专题,向他讨要几篇文章的授权,没有太多阻碍就给了,语气也很好)。

因为对谈不太愉快,后来朱军就把蒋峰这段给剪了。

据其朋友追述,编导短信通知他播出时间的时候,他谁也没告诉,跟父母都没讲,只跟姥姥说了,因为她爱看这个节目,希望能让她高兴一下。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姥姥守在电视机前会伤心。他姥姥肺癌晚期,后来不到十天就去世了。

他大概是不太在意这些东西的,只是默默打磨作品就好了。其后他几乎保持着每年一部的写作节奏,十年间九本书,其中七部长篇,两部短篇作品集。

这里附上他的作品年表:

01、《维以不永伤》 2004年05月出版

02、《一,二,滑向铁轨的时光》 2005年1月出版

03、《才华是通行证》 2005年10月出版

04、《去年冬天我们都在干什么》 2005年10月出版

05、《我打电话的地方》  2004年12月出版

06、《淡蓝时光》 2006年出版

07、《恋爱宝典》 2010年1月出版

08、《为他准备的谋杀》 2011年4月出版

09、《白色流淌一片》2015年2月出版

前两本书我其实并没太看下去。虽然有很多人都喜欢《维以不永伤》,而且蒋峰自我感觉也不错,在后来一篇访谈中他坦言是“想写成《天生杀人狂》那样的教科书,其中包含有罗曼司,对话波,隐藏叙事以及平行叙事这些涵盖几乎一半以上的小说类型技巧。”

但文胜质则史。就小说而言,讲一个好故事才是最重要的。余华马原格非他们先锋了那么几年,最后基本还是回归到了传统上。

而且因为这本采取了多视角叙述同一事件(多重内聚焦),情节间难免会有拖沓重复之感。

《一,二,滑向铁轨的时光》的自序里讲,写这故事的念头产生于九九年的夏天。在那一年他接连目睹了三位中年男人的自杀,据此想对此做一些探讨。遗憾的是,这本我并没留下多少印象,看过也就忘了。但还记得这句他在心底默念出声的话:

本文由彩世界app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80后从新概念出来的那一拨,除了韩寒郭敬明张悦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