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彩世界app > 小说 > 可以一个人穷,但不可以两个人一起穷

可以一个人穷,但不可以两个人一起穷

2019-10-03 11:41

-1-

还记得那段美丽的婚礼誓词:“无论富贵或贫穷,健康还是疾病,我都爱你、尊重你,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

没有想到,大学谈了五年的恋爱没成,相亲谈了三个月就把结婚提上了日程。

我参加过两次婚礼,一次是姐姐的,一次是姐姐的朋友的,每次在这样神圣的氛围之下,自己都会被感动的不行不行的,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我和李奕在珠宝店挑选结婚戒指时,店员恨不得把所有的新款式都和我们介绍一遍。

不过爱情究竟是什么,那时的我还不太懂,但我十分坚定地认为,爱情就是无论对方什么样子,无论对方是富贵还是贫穷,都会对对方不离不弃,就像牧师在教堂里见证一对对相爱的人一样。

我看着眼前摆着的各种戒指,有黄金指环的,有钻石的,有花样式的,应有尽有,但价钱一个个高得可怕。

很多年以前,我只理解字面意思,但现在,我认为我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李奕看到价钱眉头都没皱一下,直接把几款新季出的戒指推到我面前,说:“你喜欢哪个我们就买哪个。”

爱情不是一场让人感动的表演,它是柴米油盐和消耗容颜生命的生活,它不神圣,也不感人。

当时我愣住了,也许真的是太久没有体验过可以随心选择自己喜欢的东西,我竟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几年前我还在上中学,姐姐的朋友离婚,在姐姐家小住了不短的一段时间,每段假期我都会在姐姐家过,于是乎,一整个夏天我都在和这个姐姐相处,我也由此对爱情有了许多深层次的理解。

是的,我又忘记了,和李奕在一起从来就不需要考虑钱的问题。

姐姐的朋友长得蛮漂亮的,长而黑的头发时常让我想起做过飘柔广告的郭碧婷,她微笑时最像她,因为嘴角的倾斜度都是不那么整齐的,总有一种神似感。

-2-

不过她并不是很喜欢别人说她像谁,姐姐的朋友很有个性,让我直呼其名,叫她梁欣,但我碍于礼貌,每次还是会叫她欣姐。

晚上李奕开车送我回家,走到小区门口时,隐约看见一个身影在我家楼下徘徊。

记忆里和梁欣相处的时光里,她总是早出晚归,电话不断,姐姐告诉我她在忙着办离婚手续,所以要去很多地方处理,每次我的好奇心一上来了,姐姐都会示意我不要有太多问题,去做自己的事情就好。

即使光线很暗,我也一眼能够认出来,他是肖泽。

时间长了,我也就习惯梁欣的这种生活方式了。

我以为自己再次见到他会很平静,没想到心还是不争气地扑通狂跳,下意识地让李奕赶紧离开。

直到八月份的某天中午,天气热的不行,家里的空调坏了,家中只有我和梁欣两个人,我们正商量找人修一下,结果梁欣的丈夫不知道怎么找来的,一个人拿着离婚协议书直接冲到家里,拉着梁欣就是一顿打骂。

可是,肖泽还是看见了。

我吓坏了,急着给姐姐打电话,梁欣和她丈夫的厮打惊动了隔壁的邻居,他们都顾忌家里还有一个我,都来帮着拉架。

凝固在脸上的笑容,难看得像浆糊强粘上去的,一碰就能掉。

“你TM没了我算个什么东西!”梁欣的丈夫破口大骂,两个人终于缓了缓劲,我看着梁欣一脸淤青,内心确定了一件事,这个婚肯定是非离不可了。

他比五个月前憔悴了许多,脸上没有清理的胡渣子和深深凹陷的眼眶,整个人看起来黯然失色,只有那双熟悉的眼眸,依然残留着几分少年时的清澈和孤勇。

梁欣脸上满是泪水,但我分明看到梁欣咬着牙忍着,她在等待情绪爆发,她的眼神里满是和平时不一样的东西。

他紧紧地盯着我,虽然脸上挂着笑,可眼底却是满目苍茫,抹不去的忧伤。

梁欣的丈夫看上去很高大,因为邻居的劝诫,他似乎平静了些,他坐在椅子上狠狠地对着梁欣说,“你还算有良心吗,你为了钱和我离婚,那当初还结什么婚,梁欣!”

我正想和他客套地问候一声,谁知,他突然从兜里掏出一枚戒指,举到我面前说:“小希,你想要的戒指,我做到了。”

梁欣突地站了起来,满眼都是泪水:“王焕!为什么和你离婚你自己心里清楚!我计较过你穷吗?!但是结婚以后你好好奋斗过吗,你为这个家考虑过吗!?去年我怀孕,你还说我们没钱养孩子,你要我打掉。你不出去工作,天天在家打游戏,现在还反过来说我嫌贫爱富,你的良心呢?!......”

说这话时,他笑得像个孩子,橘黄色的路灯落在他的身上,柔软而温暖,衬得那抹笑分外温柔。

梁欣满眼泪水,我似乎能看得出来她的无助与痛苦。但我也第一次亲眼见证一段爱情从美好到毁灭的过程,这一切都只是因为“穷”这个字。

那是一枚素圈戒指,是我很久之前看中的一款,它没有华丽的修饰,比我在珠宝店里看到的任何一款都要简单朴素。

梁欣被邻居大妈拍打着肩膀,她坐到沙发上,无可奈何地说,“我们两个人,只靠我一个人养家糊口,怎么生活。”

可不知道为什么,当时的我就是特别喜欢它。

邻居大妈一声慨叹,两个人过日子了,就要好好奋斗生活了,年轻的时候谈恋爱无所谓贫富,一个人穷不要紧,但不能两个人一起穷啊。

直到多年以后我才明白, 之所以喜欢它,是因为肖泽只买得起它。

那句话我知道现在还记忆犹新,后来梁欣还是和丈夫离了婚,去年过年梁欣带着全新的爱情去姐姐家做客,满脸洋溢着的都是幸福。

-3-

梁欣的新爱情依旧不是富裕的,但是他们两个人都在奋斗。

第一次看到肖泽的名字,是在校园宣传栏的一个小说专栏里。

我突然彻底明白了邻居大妈的话,这个“穷”说的其实并不是生活条件和物质基础,它代表的是那两颗经营生活“心”,我们的心不能穷,我们要懂得努力,懂得为生活创造出我们想要的样子。

那时候我还没有见过他,只知道他会写诗歌,会写小说,文章还发表在当地知名的杂志上,班里的同学一个个都羡慕得不得了,直呼他“大作家”。

在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像梁欣前夫一样的人,总以为自己爱的人最终是因为钱和自己分手,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谴责对方只能同福不能共苦,但其实只是他们为自己的“穷心”在找借口,或者根本不懂得什么是爱情。

每次宣传栏更新,我都会第一时间赶过去把肖泽的文章看完,越来越感叹,一个男生是怎么写出那么多脑洞大开的好故事。

她离开你从不是因为你穷,而是因为你志短心穷,你没有担当和承担。

而第一次看到肖泽本人是在图书馆里,他总爱坐在偏僻的角落,一个人捧着笔记本电脑,不知道在敲击着什么。

一个人的穷是物质上的匮乏,但两个人的穷一定是因为你不懂得奋斗和努力。

有一次我坐在了他的旁边,他略略低头,眼睛低垂,认真专注地看着屏幕,完全没有注意到我。我借着翻书的空隙,偷偷地打量他,才发现他鼻梁高挺,眼睛极亮,嘴角微微上扬。

所以永远记得,一个人可以穷,但是两个人绝对不可以一起穷。

而窗外的阳光照射进来,他就像沐浴在春光里,有种不真实的美好。

忽然,他扭过头。

我猛地吃了一惊,只觉得像是对上了一道明晃晃的光,刺得人眼睛都睁不开。

而我再次睁开眼时,看见那张熟悉的脸,左脸颊露出了一个得意的酒窝,特别好看。

在一秒钟的对视中,时间与空间凝固,只剩下自己的心跳声砰砰砰。

他见我整个人呆住,忍不住捂嘴偷笑,然后凑过来用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美女,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他驾轻就熟地对着我笑,仿佛我们相识已久,刚刚的话不过是朋友之间的调侃而已。

那一刻,我发现他深深的酒窝里,盛满了阳光灿烂。

-4-

肖泽新一期的小说一出来,我就赶紧跑去宣传栏看,正津津有味地读着,有个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原来是在这里,难怪说感觉你这么眼熟。”

我一回头,发现肖泽正笑眯眯地看着我,有点不怀好意但是却很善良的笑容。

我讪讪地和他打了个招呼,赶紧扭过头去继续看文章,突然感觉所有的字都变得凌乱,颠来倒去连不成一个完整的句子。

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地站在宣传栏前。透过面前的透明玻璃,我发现他的目光飘忽不定,嘴角扯着坏坏的笑。

最后,还是我忍不住开口了,说:“你的小说写得真好。”

在一闪而过的错愕后,他瞬间炸出一个笑容,问:“你喜欢吗?”

他说这话时,眼睛里好像带着几分余悸,还有一点点莫名的羞涩。

我重重地点点头,说:“喜欢。”

忽然,他半俯身凑近来,在我越睁越大的瞳孔里,倒映着的全是他无限放大的脸庞,一个柔软的东西落在了我的嘴角,甜甜的。

他轻声在我耳边说:“我也喜欢。”

-5-

肖泽说,他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够出版一本自己的小说,所以,在大学的四年里,他把很多时间和精力都花在了看书和写作上。

结果,我们的约会地点除了图书馆还是图书馆。

每次他在认真看书,我在认真看他。

看着金黄色的余晖从窗户泻进来,在他的睫毛与发梢折射出耀眼的光圈。

看书时,他空闲的一只手常常会牵起我的握在掌中,我微微一愣,脸就蛮不讲理地变得通红。

现在觉得,那时候特别单纯美好,两人看向对方时,眼里都是藏不住的闪亮和欣喜。

-6-

刚毕业那会,我和肖泽住在北京的地下室,公用厕所、公用浴室,每天和十几个人争得和打仗似的。

我在一家外企做翻译,而肖泽毅然地选择做自由职业者。

当时所有朋友都觉得他疯了,一个刚出来的大学生,肚子还没填饱就嚷嚷着要做“作家梦”。

当然,他们也觉得我疯了,因为我竟然还支持他的选择。

虽然我们都知道,梦想都是基于渡过生存期那段连下顿饭都再三计划好后的时光的。

可他,还是一腔孤勇地选择了写作。

然而,事与愿违。

肖泽在写作网站上做网络作家,每天不停地写,好几千甚至上万字,可是,没有人在乎。

每个月只拿一千出头的全勤费,在北京这个高消费的城市简直是杯水车薪。

每次我们一发工资,都恨不得一百掰成两百来用。

有一次我们经过一家首饰店,橱窗上摆着一款正在打特惠价的戒指,虽然款式简单,却很有气质。

我一直盯着戒指看,扯着肖泽的衣袖说:“以后你就用它来和我求婚吧,还要独一无二只属于我们的那种。”

肖泽笑着说:“好。”

他的笑容向来是干净纯粹的,不管他说什么,我都会无条件相信。

-7-

在北京的三年,柴米油盐开始慢慢地消磨掉我们对这座城市的热情。

本文由彩世界app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可以一个人穷,但不可以两个人一起穷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