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彩世界app > 小说 > 诗词翻译不容易

诗词翻译不容易

2019-10-06 19:52

1

中国的诗词美吗?美!可外国人能记得住几首?

外国有好诗词吗?有!可我敢打赌:一般人能背得过的(包括中译版)屈指可数(如果屈指数不过来,那只能说你不是一般人呗!)

不过,有一首外国诗你肯定会背,想背不过很难:

自由与爱情,

我都为之倾心。

为了爱情,

我宁愿牺牲生命;

为了自由,

我宁愿牺牲爱情。

怎么,没背过?那给你换另一个译本儿看看:

生命诚可贵,

爱情价更高。

若为自由故,

二者皆可抛。

这首叫《自由与爱情》的诗,是匈牙利伟大的革命诗人裴多菲在24岁时写的:

裴多菲(1823-1849),匈牙利伟大的革命诗人,他一生中写了800多首抒情诗和8部长篇叙事诗,此外还有80多万字的小说、政论、戏剧和游记。这其中相当大的一部分是在战火中完成。裴多菲在同沙俄作战时牺牲,年仅26岁。

前者的译者为当代著名翻译家、作家兴万生。翻译不可谓不精准,却无法成为经典。

而后者的译者为“左联五烈士” (殷夫、柔石、胡也频、冯铿、李求实)之一的著名诗人殷夫(白莽),1929年译。

这个翻译怎么看都是首打油诗,可它却能被广为传诵,驻进了人们的心里。归根结底,还是翻译的好。

所以说,诗词翻译很难,仅仅做到“意达“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经过译者的二度创作。这就严复所谓的”信、达、雅“。

彩世界官网,网上有所谓莎士比亚的英文诗(当然有文章说根本不是)的各种翻译,现试译五律和七律各一首。

2

不过,二度创作也不能过份,否则,翻译之后,可能连它姥姥姥都认不出来!

举个栗子:

马勒(1860-1911),奥地利作曲家和指挥家,他在1907年读了一本德文版的中国古诗集《中国之笛》。老头儿读后很激动,于是从中选了七首,谱成了著名交响乐《大地之歌》。

结果,却一不小心却弄出了个“斯芬克司”之谜——其中的两首诗到现在都死活找不到主儿。只知道其中一首来自于Tschang-Tsi(可能是张继或张籍),另一首作者是李白。

李白这首改编为《大地之歌》第三乐章《青春》的诗,在《中国之笛》中被译为《琉璃亭》,其译文为:

在那小小水池的中央,伫立着一座绿色琉璃的小亭,上面盖着白色的屋瓦。好像是猛虎的弓背一样,翡翠的小桥弯弯地横跨到小亭上。

朋友们在亭中相聚,穿着华丽的衣衫,饮酒畅叙,赋诗作乐,丝袖拖地,帽带飘垂。

在平静的湖水面上,一切都奇异地倒映出来,绿色的琉璃小亭,覆盖着白色的屋瓦;新月形的弯桥,犹如倒立的弓。

朋友们在亭中相聚,穿着华丽的衣衫,他们饮酒、畅叙,赋诗、作乐。

这是李白的哪首诗?难倒了无数学界大咖。

当代 翻译泰斗许渊冲先生经过考证,认为是李白的名篇《客中作》: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

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

你看出来了吗?不管你是不是看出来了,反正我没看出来。  

没事的话你也可以考证一下,万一一不小心把这个悬案给破了呢。

五律

3

再来个简单点的。

一位名叫“庄重禅“(音译)的中国诗人,写了一首有关“泰山“的诗,翻成英文是这样:

Seen from afar,

the gloomy Mount Tai is narrow on the top and wider on the bottom.

If we turn the Mount Tai upside down,

the top will become wider and the bottom narrower.

有人又给回译成了中文:

遥远的泰山,

展现出阴暗的身影;

厚重的基础,

支撑起浅薄的高层;

假如某一天,

有人将那乾坤颠倒;

陈旧的传统,

必将遭逢地裂山崩。

坦率的说,我认为译得还真是不赖。其实这首诗的原作者是大名鼎鼎的张宗昌,其原诗是:

远看泰山黑糊糊,

上头细来下头粗。

如把泰山倒过来,

下头细来上头粗。

尽管张大帅的诗颇受讥讽,不过我倒觉得他的诗透着一股无邪的童真。而且,他的诗中也不乏霸气之作,比如那首《仿大风歌》:

大炮开兮轰他娘,

威加海内兮回家乡。

安得巨鲸兮吞扶桑。

张大帅号称“三不知”将军——不知有多少兵,不知有多少钱,不知有多少老婆。不过,能混成一方诸侯,也一定有其非常人之处,我辈何德何能要笑话人家?比如他的这幅字:

雨来伴君逰,张伞遮娇羞。

4

跑题了。

所以说,诗词的翻译真的很难。

关于翻译,许渊冲先生也提出“形美、音美、意美“的论点。

不“信”,则失其根本;不“美”,则没有生命力。

看一首他翻译的中国妇孺皆知的诗——李白的《静夜思》:

在中国的文化中,月圆代表着团圆,而西方并没有这种文化认知。所以,许先生先首先用“一池(a pool)“的暗喻把月光和水巧妙的联系在一起,而后面的“drown(沉浸)”于如水月光的乡愁之中,又与之呼应。

如此的翻译,才能做到让人“知之、好之、乐之“。

另外,四个版本的的细微差异,也反映出老先生令人钦佩的精益求精的严谨治学态度。

许渊冲(1921-    ),西南联大学毕业,北京大学退休。曾与同年级的杨振宁、王传纶、朱光亚、王希季一起被誉为西南联大理工文法“五堵(不可逾越的)墙”。 号称“诗译英法唯一人”,70余年共出版中英法译作160余部,现在近百岁高龄仍每日笔耕不缀。

日上期相见,林边去寻幽。

5

也试着翻一个?

英国诗人威廉·布莱克(William Blake)长诗《Auguries of Innocence》中,开头的四行诗:

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 

Hold infinity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

And eternity in an hour.

暖风吹人醉,冷艳锁窗钩。

真怕说偕老,恐将独白头。

七律

花开三月雨带香,秀伞深遮娇娥妆。

本文由彩世界app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诗词翻译不容易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