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彩世界app > 小说 > 你好,请叫我强迫症终结者。

你好,请叫我强迫症终结者。

2019-11-08 08:06

0.

文章已收录,图片来源于艺术家乌尔苏斯·威尔利。

搬到布拉格的第三年,我从安然自得的少女留学生变成了一个看上去光芒万丈实则一穷二白的四流小作者。写了一本书,人生囫囵,定位模糊。

To手机版的多图预警:不过为了治病,费点流量算什么。

除了搞搞男女关系之外,我还常常自诩为搞文艺的。听信了那句“文艺女青年终将死无葬身之地,要么二婚要么孤独终老要么给比自己小三岁的男人当后妈。”我决定敞开胸怀,为人性的阴暗面劈天开日,破罐儿破摔。

图片 1

我也曾短暂地辉煌过,写了几个剧本,结果被业内资深人士定义为“赔钱货”。为了避免自己的职业道路从此被贴上“赔钱货”的标签,我暂时洗手不干,自愿退出影坛。

OCD=Outstanding,Clever,Decent

好在我情比金坚,脸比墙厚,胸怀抱负。起了个不打眼儿的笔名,搞起了小说创作,力求东山再起,成功转型为了活生生的文学地下工作者。

我的好搭档P有一个魔性的爱好:喝咖啡时必须保证三点一线——杯盖口、杯套logo和杯子logo,三个对不齐,这杯咖啡就别想喝了。

七个月之前,我收到了国内一家电影工作室的招聘书。老板介绍说他们是个搞影视创作的民间组织,被称作影视界的“麻油叶”。做过几个不错的片子,是业内黑马外加潜力股。他说只要我按照自己的路子走下去,稍加包装,只需两、三年,一准儿被捧成编剧界的宋冬野。

每当此刻,我自然会配合地送上犀利吐槽。然而,说得我好像没病似的。

我被梦想与热血冲昏了头,意乱情迷之下就从了他们。于是,一纸合同的时间,我的身份更上一层楼,从小作者变成了一名预备役编剧,理想富饶,生活却依旧清苦。

图片 2

做我们这一行儿,最重要的就是丰富内在,体验生活,懂得入戏出戏,偶尔跳脱。

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手机排版,很美我知道。

我以此为由,发誓要好好儿利用手头的各项资源,历经千锤百炼,充实自己的情感经验,争取在不同的时间场合,结识品貌不同的男人,谈几场刻骨铭心的恋爱,交几个肤色各异的男友。

作为一名写作者,没点病我都不好意思自称其名。但比起狄更斯的恋尸癖好、柯南道尔的通灵热情,我的强迫症就是个磨人的小妖精而已。不过你知道,一般现实总是残酷的。

我家楼下有家俄罗斯式小酒馆。白天卖劣质咖啡,晚上卖纯正伏特加。醉生梦死好几回之后,我顺理成章和酒吧经理好上了。

图片 3

酒吧经理来自黑海,讲得一口流利俄语,还泛着黑鱼子酱的腥香。可惜我一个字儿都听不懂,我们只好靠站在原地搔首弄姿表达自己的渴求。

嘿,是想怎样。

不过我俩都不怎么在乎,能够各取所需,这就足够了。

图片 4

公司老板跟我说:“男人,是你爬上艺术顶峰的天梯,而沉默也是会说话的!抓住机会,要在不言不语之中好好感受情感的起伏与温度!”

一张图逼死强迫症

没坚持多久,我和酒馆经理分手了。除了熟练掌握了几套岛国电影经典动作之外,情感方面,我什么都没揣摩到。

图片 5

公司老板远隔重洋安慰我,说:“人性人性,要有人也要有性!你别急,咱们可是搞艺术的,要将眼光放得长远,别把事物看得那么片面那么龌龊。要知道,打开身体,是探求万物根源的第一步。

还嫌死得不够

so,抬起头,挺起胸,next——”

图片 6

2.

我感到了社会对我深深的恶意。

马达,我现任男朋友。我们是在一次饭局上认识的。饭局是我闺蜜桃桃组织的,起初,就是为了给我介绍男友。

这些个反人类的摆设,简直让我分分钟要发病。所以,为了让我今后发病了有药吃,我决定自己给下帖药。前方高能作品,来自强迫症们的头号偶像乌尔苏斯·威尔利。他对十余部国际知名艺术作品进行了“疯狂的整理”,按照颜色、图形等解析、重新归类和排列,甚至还出了一本书《就是要整理:艺术》

桃桃是个好姑娘,优点一说一大堆,缺点就是和我妈太像,o型血的奉献型人格令我成了她大鹏展翅下千呵万护的小绵羊。自从她和王大卫结婚,就发毒誓要替我找个和王大卫一模一样的暖男托付终身。

比如从这样到这样:

其实桃桃不明白,以我目前的异性储存指标来看,我并不需要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暖男。

图片 7

干我们这行,要么风流多情次次全心投入,要么打一开始就保持彻头彻尾的虚情假意。爱情是装备,与炮弹、枪支无异,可别将它夸张成制约情绪的生活必须品。要懂得武装自己,以此取得事业上的风生水起!

图片 8

就在不久之前,影视公司老板跟我进行了一次语重心长的谈话。

还有这样的:

他说:“姑娘啊,趁着年轻,就应该多谈恋爱!要像储存石油那样储存情感经历。只有身入其中了,你才能够将感受运用到角色的构造之中去,就好比暗恋时的激流暗涌,热恋时的干柴烈火,捉奸时的惊心动魄,被甩时的泣不成声......好好体味,你笔下的人物才能够有血有肉,立体感爆棚,不然无论怎么写都是你自己的人格反射,假大空!”

图片 9

我远隔十万八千里,弱弱地问了句:“老板,我这算是被变相潜规则了吗?”

有了这些愉快的经历后,威尔利开始仔细观察现代艺术,然后他觉得现代艺术实在太混乱了,一点秩序都没有。于是他的整理开始了:

“姑娘,受益的又他妈不是我!倒是你,你还想不想当宋冬野了?”老板说完就撂了电话。

保罗·克利的《Farbtafel》

这席话,令我一瞬之间醍醐灌顶,我指天为誓,要为了大红大紫的将来抛头颅洒热血,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图片 10

3.

图片 11

见面那天是个周六,桃桃很早就到了。她指着一滩水泥般靠在沙发角的男人向我介绍:“他叫乌力,我们大卫的朋友,长得有点儿凶险,其实为人很仗义的。”

胡安·米罗的《The Gold of the Azure》

我看着纹在那人胳膊上呲牙咧嘴的白虎,再看看他五大三粗喝茶的样子,悄悄将桃桃拽到一边,半开起玩笑来:“黑社会老大不都长这样么?哎,对了,他是蒙古人吧?我不会说蒙语该怎么办呢?”

图片 12

桃桃说:“别闹了,人是正人君子!北京的!你瞅瞅,那大老爷们儿似的串脸胡,要多性感有多性感,好好把握哦!”

图片 13

也不知道怎么了,桃桃说出的每一句话,都被机械性地整合成了四个大字儿,响彻我的耳畔——外!蒙!土!著!

我是强迫症我自豪,我为国家省布料。

去吧台添茶的时候,我注意到门边坐着一位面目同样陌生的男人。我跑去向桃桃询问,她说他好像叫马达,和乌力一起来的。

梵高的《Bedroom in Arles》

马达是个文质彬彬的男人,二十有八,歪打正着,看眉看眼看卖相,正是我目前需要的品种。于是,吃饭的时候,我故意避开乌力,在马达的旁边坐了下来。他对我微微笑,将椅子挪开了些,又很礼貌地将挂在椅背儿上的围巾摘掉。

图片 14

吃到一半,乌力和王大卫已经喝得七荤八素。桃桃说要去对面买酒,却被我借机一把拦下。坐在一旁的马达跟着站起身,说,太重你可能拿不下,我刚好买烟,跟你一起好了。

图片 15

就这样,我们双双从一片乌烟瘴气之中逃离,沐浴着半身月光,春风十里。

1888年以后,终于可以第一次吸吸尘了。

途中路过一家咖啡店,我提议进去喝杯红茶解解酒。

乔治·修拉的《Les Poseuses》,点彩画派作品,画面由点和像素构成。

坐在橡皮树的阴影里,马达突然扭头,饶有兴趣地询问我:“你是做什么的?”

图片 16

我说,搞创作的,写小说,也写写电影、剧本什么的。

图片 17

他又问,写什么类型的?

老彼得·布吕赫尔的《The Fight Between Carnival and Lent》

我随之仰头远眺,调整了眼神的深邃程度,信口拈来:“穿越、情变、玛丽苏。”

图片 18

“比如呢?”

图片 19

“比如说,纯真无邪人畜无害的女主角因为某次突如其来的撞车事件穿越回古代,遇见男主,经历了场半生浩劫似的情变,然后和霸道总裁乘坐时光机,穿越回了现代......之类之类的”

图片 20

听着听着,马达的目光就变了。变得像春水柔荡,又泛着点儿秋波。

思维缜密如他,人也按顺序排列了。

其实我撒了点儿小谎,当然,也并不完全。我是准备写电影来着,就是还没来得及施展这方面的才能。

贝多芬的《致爱丽丝》

说白了,目前我就是一写故事的,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作品,水平跟《故事会》差不太多。就连那么几个屈指可数的读者,都是在群里发午夜福利收买来的。

图片 21

不但如此,我写的故事还是用作催眠的那种。要知道,催眠的精髓便是“无聊”,让人在翻书页的过程中不知不觉生出宁愿失脚坠入梦崖的冲动。

图片 22

后来,我也主动澄清了自己的谎言。但说得没那么直白也没那么自我毁灭。我说,我这是追求梦想,在或哀恸或跳脱的故事结尾赠人一场春梦,牺牲自己,为失眠人群做点儿贡献罢了。

有生之年,终于看得明明白白。

马达看了我一眼,捂着笑点点头,跟着说了句“石头都能被你说出花儿来!”,转手将添了水的薄荷茶递给我。

席勒的《斜卧曲腿的女人》

那天晚上,他执意送我回家。我们在楼下小树丛后的秋千上荡了好一阵儿,见他没有半点儿要离开的意思,我还是决定放他上楼。

图片 23

回到家,我敞开大门,摸黑将马达领进卧室,软声细语要他在我的大床上稍作休息,然后脱掉大衣,像半路杀出的旋风一般去厨房和客厅收拾残局——水槽清理干净,发霉的食物倒进垃圾桶里,抱枕和靠垫排成一线,散落在餐桌上的内裤和丝袜塞进电视柜……

图片 24

待我将一切收拾妥当,端来气泡水的时候,马达已经睡着了。他用毯子将自己裹严,相貌平和,还毫不客气地打着呼噜。

这团线,会让席勒气得活过来吗。

打那一刻起,我认定了马达是个好人,一个正直的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作为一个强迫症,只整理画作是不够的,现实生活也要整一整,于是就有了这些:

没多久,我们以两情相悦为原则,大摇大摆走到了一起。

图片 25

4.

图片 26

我喝可乐的时候喜欢往里面吹气泡。特别是在与马达共享一杯的时候。有人管这叫恶作剧,我却管这叫“有趣”。我总是先偷偷吹上几口,然后默不作声地看他仰头将整杯喝下去。杯子见底儿的那一刻,满足感爆棚,我觉得可乐是我的,马达是我的,整个儿世界都是我的。

图片 27

吹了两个多月,还是被发现了。

图片 28

有天我们吃晚餐,马达突然举着杯子,表情狰狞地望住我,良久,他将玻璃杯放下,朝我倾了倾身子:“你不觉得奇怪么?最近的水杯里总是有大蒜的味道。”

慢着,右上角的那个没能逃过资深强迫症患者的火眼金睛。

我对此心知肚明,却还是将脑袋摇成了拨浪鼓。因为减肥,那段时间我将晚餐调整成了洋葱沙拉。

图片 29

自那之后,马达再也不喝可乐,可我对“吹泡泡”这项技能热衷依旧。

图片 30

5.

连停车场、游泳池、星空都不放过……

和马达确定关系之后,我一阵春心荡漾,没憋住,把这情况如实跟我的组织汇报了。我说,老板,我恋爱了。没想到这么快就收缴了个重量级的,我这儿内存太小,估计战备库也存不下别的了。

图片 31

我以为老板会大发雷霆,不料他大腿一拍,来了句“好好好!”

图片 32

我说:“老板,您不是让我将男人当作推动事业的春药,进行大规模情感扫荡么?您不是说只要我再努把力,明年您就能把我捧成宋冬野么?”

图片 33

老板说:“呸,就你一幕后工作者也想一夜成名么?又不是银幕大明星!再说了,人宋冬野也是战备十年才好不容易打了一发响炮啊!”

图片 34

我拉出我的小公主型人格,眉间带泪,心里却想着:呸!搞文艺的真他妈不靠谱,一点儿风吹草动就反悔!

图片 35

正要挂断视频,老板抢了一句;“你好好儿谈着,用心谈,谈到出神入化的时候,我这儿给你准备一票大的,正好符合你目前体验的角色!”

图片 36

我谢过老板,咬牙切齿摁黑了屏幕。

终于,我整个人都神清气爽,文思泉涌!所以,我不能一个人快乐得把它分享给所有可爱的强迫症患者们。

6.

马达收到新公司录取通知的那天,是个周六。请客吃饭,一票狐朋狗友看鬼似的盯住我俩久久不放松,“之前那份工作不是你的dream work吗?为什么要换?”

马达说:“再dream,工资太低,糊不住生活。”

我听了内心止不住一阵唏嘘,又有点儿小窃喜。没错,他所做的一切,可都是为了我。

在那之前的一个月,我遭遇了严重的创作瓶颈。公司说,再不努力就拉我去写鸡汤,或者把我卖进小黑作坊,做个能卖钱的底层段子手。

马达认认真真听完我的转述,用力抹去我的泪水,说,别害怕,你已经从写作中受益,练出了一套天人合一的多重人格。写不出来就不写了,那么多编故事的,不差你这一个!

“可我还没变成宋冬野呢!”

“一个糙老爷们儿,他长得没你好看,腿没你的长,胸没你的大,变成他干嘛呀!天塌下来我挡着,有我在,你的人生就不可能有穷途末路的时候。”他当时说得别提有多当真,说完之后,我俩一顿抱头痛哭。

7.

派对是在广场附近的一家小酒吧举办的。因为预约晚了,我们只租到了剩余的三桌,场地也只能和别人合用。

老鱼他们到得早,买了鲜花,还买了我爱吃的炸鸡、披萨、草莓蛋糕。

待我们进场,旁边一波人已经喝得个个儿面红耳赤了。马达先是组织大家干了一杯,又拉我在小阳台上吹风,喝着星星从法国带回来的红酒,夜风拂面,背景音乐正好是我喜欢的“粉红马提尼”。

没聊几句,他便被老鱼一伙人拉去玩儿掷骰子游戏,马达推脱不过,说就当是重在参与活跃活跃气氛,没来得及与我秀吻别,便被老鱼拽走了。

就这样,我被留在了原地。空虚寂寞,形单影只。

就在我抬腿准备移驾沙发的时候,一位穿黑色包臀小短裙的女人走了过来。

还没等我反应,她便伸出右手,“你好,我是马达的前女友。在这儿碰见,好巧!”

我愣在原地,没料到这世上竟有如此之巧合,更没料到,这世上竟有这么理直气壮前来挑衅的。随后,调整了呼吸,将嘴唇抿成微笑的弧度,跟着伸出手。

可还没等我碰上她的指尖,她又迅速将手收了回去,轻轻托住酒杯,扮出一副天生高人一等的模样。

“哦,马达跟你提过么?我叫妮可朱!”

本文由彩世界app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你好,请叫我强迫症终结者。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