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彩世界app > 小说 > 新民晚报|现在的生活,就是我们理想中的样子

新民晚报|现在的生活,就是我们理想中的样子

2020-01-09 23:03

  中国作协第九次代表大会、上海代表团第二次全团会议后,晚报记者“逮”住了周嘉宁、张怡微、王萌萌三位80后女作家,以及比她们稍稍年长几岁的黄平。四个人围坐在一起,最大的81年生人,最小的87年属兔子,有年轻人自然的熟络,也还有不同于成熟作家的一份青涩。

村上春树的书里曾写过一句话,“每天都按下葫芦起来瓢,热闹非凡”

  当被要求点评一下他对面的女孩和她们的作品时,“青年文学评论家”黄平表示,周嘉宁、张怡微、王萌萌是非常优秀的三位上海青年作家,美学风格各异,艺术技巧不同,现实关切有别,从不同的角度描摹上海,丰富与发展着上海文学——“周嘉宁的小说和她的翻译旨趣相近,善于捕捉大都会的现代情绪”;“张怡微的写作有更为明确的‘在地性’,对于日常化的、里弄与新村的上海有精准的表现”;“王萌萌则是非常自觉有‘远方’视野的上海青年作家,行者无疆,她的写作与她对志愿者事业的实践密不可分。”就这样,一场文学青年关于文学和青年的对话开始了。

生活中虽然有很多美好的事情,但也存在着许多的小确丧

走上文学道路,绝非偶然

例如在外打扮的光鲜亮丽的你,一到晚上就得面对杂乱又窄小的出租屋

  周嘉宁:我因为高三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早早改变了一点人生方向,之后的生活大部分履行了曾经的设想。

此时此刻,你是否在心里规划着自己理想中的生活呢?

  张怡微:我2009年复旦大学哲学本科毕业,然后在复旦大学中文系文学写作专业念了硕士。2012年到台湾政治大学,花了四年时间,拿到了中文系博士学位。2009-2012年在复旦大学中文系念文学写作专业硕士,2012-2016年在台湾政治大学中文系念博士。2013年拿了台湾时报文学奖小说首奖,联合报文学奖小说评审奖,台北文学散文首奖。2015年在台湾出版了短篇小说集《哀眠》。然后这几年在山东画报、华东师大、海豚等出版社出了五六本书。

有人说,理想的生活就是在冷色调的小屋里养一只黑猫,看起来就很酷

  王萌萌:我大学毕业后,辞去了白领工作到希望书库上海办事处当全职志愿者,整整两年。之后,我三赴云南红河州元阳县黄茅岭乡支教,体验生活,收集素材。回沪后,红河大山深处的所见所闻让我寝食难安,于是拿起了笔,开始了以描写支教志愿者为主题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大爱无声》的创作。第一本书的顺利出版鼓舞了我,使我有信心在专职写作之路上继续走下去。

有人说,以吃喝玩乐为目标,打造ins风格的房子,假装自己是小网红,理想生活不过如此

  黄平:热爱文学,舍此没有其他理由。最美好的生活,就是中学时带一本狄更斯的小说“躲进小楼成一统”。我没有写作的才华,但可能好发议论,在我看来文学批评和文学写作一样,都表达着写作者对于他所在世界的理解。这些年来热情不改,初心依旧,我现在的生活就是我当年的理想。——跟上一代,或者再上一代作家相比,年轻的作家们拥有更好的教育背景,更完备的关于文学艺术的知识结构。他们无论是不是走过很多路,但都读过很多书。

有人说,作为一名运动爱好者,我的理想生活是每天早上起来去自己家的健身房运动

最近在忙什么?埋头创作

一百个人里有一百种理想的生活,那么你理想中的生活是什么样子呢?

  周嘉宁:最近刚刚翻译好门罗的一本小说集,现在在翻译米兰达·朱莉的长篇。未来五年的计划还是翻译和写小说。

秉承着LOVE & PEACE的原则,希望大家能够踊跃的说出你理想的生活,也许说着说着就成真了呢?而且点赞数前五的小伙伴还可以获得神秘大奖哦!

  张怡微:明年1月在人民文学社出版长篇小说《细民盛宴》,5月华师大出版社中短篇小说集《樱桃青衣》。希望2018年能出版我的博士论文。

奖项设置:

  王萌萌:来开会前我正在张江高科技园区进行密集型采访,今年夏季几乎都在做这件事,后面还将继续。我准备以张江创业者为原型创作一部作品,这是我明年创作计划的重中之重。同时,我还在创作反映云南贫困山区女性的系列中短篇小说。

精美礼盒:毛巾礼盒——5名

  黄平:这个月刚刚完成写了两年的一本微型文学史着作《新时期文学的起源》,主要是重新讨论1976-1982年之间的文学现象与文学思潮,比如“相通的人性与美”这种观念是怎么来的。2017年会出版另一本新书《反讽者说——当代文学的边缘作家与反讽传统》,主要是细读王朔、王小波、韩寒这三位作家的作品,也涉及到对于《大话西游》这样的电影作品的分析。——不少人以为青年一代的文学工作者很浮躁,凭天赋和小技巧写作,其实是片面之见。周嘉宁坚持每天早上用两个小时做文学翻译,从不间断。黄平还告诉我,他为了写《新时期文学的起源》这本小书,用一年多时间翻阅了1976年到1982年期间的所有《人民日报》《人民文学》《文艺报》《中国青年》《时代的报告》,“这些报刊我在旧书网上都买齐了,家里有全套的。这是基本的史料功夫,很多同行做得比我更扎实。”

评选规则:

也有困顿误解,但没关系

跟帖点赞数排名前5名获得奖品

  黄平:近年来媒体上有两种流行的唱衰的声音:其一针对大学青年教师,铺陈“青椒”物质生活的悲惨与精神生活的窘迫;其二针对文学评论,比如后继乏人,比如小圈子化,比如红包批评。有意思的是我正好是这两个群体的交叉点:在大学从事当代文学工作的青年教师。必须说这都是可怕的偏见。

【本文属企业供稿,仅传递信息,不代表网易家居观点】

  我始终怀有不可救药的理想主义,我觉得这是第一流的工作。虽然非常非常辛苦,一流大学的工作量不会低于外企,比如我自己就全年无休,从早到晚,但工作本身非常愉悦,体认到的价值感也很强烈。没有什么工作能同时带来美学的沉醉与思想的启悟,对于有粗鄙化危险的、思想趋于板结的当下社会而言,文学无疑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本文由彩世界app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新民晚报|现在的生活,就是我们理想中的样子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