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彩世界app > 小说 > [文学报]南京理工大学举办五月诗会

[文学报]南京理工大学举办五月诗会

2020-01-24 15:11

图片 1

5月30日,南京理工大学诗学研究中心成立五周年诗歌朗诵会在该校艺文馆举行。冯亦同、孙友田、成秀虎等60余位诗人、艺术家朗诵了各自的原创作品。诗会还演绎了诗人小海的诗剧《大秦帝国》片断。美国“80后”女诗人罗玛丽的英文诗歌朗读,法国艺术家保罗的法语演唱,令人耳目一新。

16时,由南京理工大学诗学研究中心举办的南理工五月诗会,在南理工艺文馆多功能厅举行。冯亦同、方政、徐明德、陈永昌、海马、紫衣、陆新民、雪丰谷、海波、巩孺萍、雷默、古筝、修白、马永波、江雪、树宁、张宗刚、炎石、桂鬼、孟秋、愚木、阿美、宋宁刚、王晓辉、顾耀东、刘畅、崔馨予、徐泽、南京小草等40余位老、中、青诗人雅集紫金山下,共同诠释南理工这所“诗歌大学”的人文内涵与卓异风采。与会嘉宾的个人原创作品朗诵,美不胜收;因故未能到场的诗人屏子、苏宁、孙冬、傅元峰等的诗歌,也由学生代为诵读。诗人们兴致勃勃,激情澎湃,以朗诵的方式切磋交流,现场气氛十分热烈。在一个诗歌式微时代,这个随意率性而严谨隆重的朗诵会,带给大家别一种感动。与会诗人盛赞,此次诗会,的确显示了“诗歌大学”南理工的王者气魄,堪称金陵诗坛的人文盛筵。《文学报》《新华日报》《扬子晚报》《金陵晚报》《现代快报》《江苏法制报》《金陵�望》等多家媒体记者来到诗会现场采访报道。

作为国内理工院校中唯一的诗学研究中心,南理工诗学研究中心成立五年来举办了五月诗会等多场诗歌朗诵会和研讨会。该中心的成立、“南理工诗人群”的崛起和南理工五月诗会的品牌效应,让该校收获了“诗歌大学”的美誉。而该校二月兰诗社,成立一年来也举办了多场诗会,并于近期建立了横溪创作基地。诗会策划人兼导演、南理工诗学研究中心主任张宗刚表示,整合了审美和娱乐的五月诗会,在兼容并蓄中致力于诗艺的探索、审美的超越和品味的引导,传递诗坛正能量。诗会由南京理工大学诗学研究中心和该校二月兰诗社联合主办。

诗会由南理工人气美女主持、被称为“小鹿纯子”的贵鹿颖精彩担纲,这位才貌双全的数学专业博士生,即将赴德国留学深造;她明眸皓齿灵气四溢的形象,颠覆了俗人对于女博士的成见。主持人的解说和诗人们的旁白,把观众导入诗歌后面的一个个故事。诗会开始前,酷爱诗歌的南理工宣传部长宫载春首先代表东道主登台致词。宫部长是性情中人,有次担任校园诗歌朗诵比赛评委,台上的男生女生朗诵食指的《这是四点零八分的北京》,他在台下感动得热泪盈眶。“五月的鲜花,每一朵都是诗的芳香;五月的阳光,每一缕都是诗人的明亮。明亮的诗人,芳香的诗,行走到五月南理工浓郁的背景上……欢迎每一位诗人,欢迎每一首诗歌。祝南京理工大学五月诗会圆满成功!”宫部长热情洋溢的话语,点燃了现场气氛。随之,老诗人冯亦同代表与会诗人致词,他以幽默诙谐的语言阐释了“大小S”的精彩观点:“我有一个观点,大学之大,要具备两个条件,这两个条件,都以拼音字母S开头:一个是‘大S’,大师;一个是‘小S’,诗歌。只有大师的大学,只‘大’了一半;有大师又有诗歌,才是完全的大学。因为大师代表的是智慧,是思想,是理性,只有诗歌能代表青春,代表热情,代表创造。南京高校中,最‘完全’的大学、最美丽的校园,当之无愧的是南理工!”全场顿时掌声雷鸣。冯亦同朗诵了自己年轻时创作的《孩子和霓虹灯》,并调侃道:“这是很久以前写下的一首诗,那时我的牙齿还没有缺。”鹤发童颜的老诗人以“缺了牙齿的70后老顽童”自居,一派和蔼可亲。

本文刊登于《文学报》6版

图片 2

欧式的冷艳,加上中式的侠气,这就是美女诗人紫衣。她朗诵了一首《爱人》:“爱人,我一路为你煲汤/我用自制的五味子为你煲汤……”这位美丽的泰州女孩,当年汶川地震后,曾在第一时间奔赴灾区充当志愿者,偶遇现在的夫君、上海记者傅小平,两人一见钟情,以“闪婚”的方式缘定三生。如泣如诉的诗风,配上诗人如梦如幻的气质,诉说着文本背后的爱情传奇。从灵魂深处挚爱诗歌的女作家修白,以一首《西湖影像》尽展其诗歌情缘。据说,修白当年穿婚纱出嫁那天,半路上听到有诗人在广场朗诵诗歌,即坚持停下来倾听;而她那时的嫁妆就是一箱诗歌。为参加此次朗诵会,修白特意找了南京人民广播电台的著名播音员、诗歌朗诵专家刘鸿宁教她朗诵,反复练习,可谓认真到家。

接下来,观众领略了白领诗人雪丰谷、井上冰的精湛诗艺。在一家上市公司担任高管的雪丰谷,性情豪爽,外形俊朗,酷似伟人,据说他走到哪里,都免不了会有人惊呼“总理来了!”雪丰谷每天坚持在繁忙的公务之余写诗,目前已发表诗歌多首,出版诗集4部。其作品《雪山》:“众鸟高飞以后/一缕炊烟,渐渐散尽/就连最后一只苍鹰/也不爱唱老三篇了/朝野内外,方寸之间/已无神曲。”开阖自如,别具意趣。井上冰的《缪斯组诗之一•遗嘱》:“女高音的花腔/像阿尔卑斯的冰一样盘旋/爬升/我可以想像剧院里的沸腾/此时我的心卧在床沿/有更抑止不住的和声/为了我生命的几近死亡/为了这死亡乐曲的几近完成/现在可以看见门口催稿的黑衣人/看到风雨交加中的马车轮/看到凌乱的坟/安宁的魂”,笔力舒展,格调华丽,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洋派”的美。

先锋诗人海波是现代艺术品收藏家、艺事后素现代美术馆创办人,其诗《刺绣的奴隶》彰显奇思妙想的艺术家气质:“在柿子和狗之间/一个小小帝王,黑暗中交换黄金/月色下杀鱼的人/纸上行走/对那些/我们还看不见脚的东西/我们,仍可称它为爬行动物/妈妈/八点钟的新娘/就要刷牙,刷牙/死去的士兵,香料中再次分娩/刺绣的奴隶,从绸缎上醒来……”诗人雷默以“新禅诗”驰名,他的《查济月亮》意境不俗:“我不知道那月亮,/是怎样升上了半空;/我也不知道许溪河,/何时开始了流泻银光。//五百年前的屋舍、祠堂/狗、石桥、石板路/河上飞檐、河边栗子树/黑暗中,越来越亮……”诗人顾耀东朗诵了自己的《新四季歌》,这位又酷又帅的诗歌赤子,是一位颇有成就的影视制片人,主要影视剧作品有《风月》《决战南京》等,曾获中国电视剧金鹰奖飞天奖。诗人王晓辉是某企业集团工会主席,他朗诵的《灌木》,和他的人一样富于硬汉风骨。

老诗人陈永昌倾情演绎长诗《大地的秉性》,整个朗诵过程中,诗人精气神十足,仿佛返老还童一般,让人感慨于诗歌的确是青春的艺术。以哲理诗独树一帜的诗人方政,虽年届花甲,看上去仍十分年轻帅气,他以沉稳的语调朗诵了《以一块烧饼为鉴》:“烤制烧饼/单有火的热情/是不够的/要长久保持一种/传统的风味/其实很难//面对/汉堡包的香/披萨饼的香/烧饼自有一种/历经千年的/很中国的香//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以一块烧饼为鉴呢/也许可以明了的/不仅仅是食粮。”若隐若显的哲理,引发在场观众深深的思考。

老诗人徐明德退休后在长江边搞了块菜园,经常开着皇冠扛着锄头去菜园耕作,过上了其乐融融的后现代生活,成为轰动一时的圈内新闻。他为诗会带来《我的菜园我的歌》:“马铃薯悄悄地蹲窝产卵/西红柿打着灯笼天天过节/丝瓜花吹着黄色喇叭伴随蝈蝈日夜歌唱/无数根黄瓜如同棒槌敲响夏天的铜锣……南瓜的藤蔓有些疯狂/在菜园里肆意穿梭/它一边高举火把,招蜂惹蝶/一边随地产下一些不同肤色的婴儿/横七竖八,千姿百态/让菜园丰盈饱满,让土地温暖喜悦……”徐明德忘情地朗诵着,舞台屏幕上的PPT画面中,数名省作协的中年美女出没于他家菜园,乐呵呵地手举大南瓜合影留念。面对此情此景,有观众在台下遗憾地嘀咕:真应该让徐老扛着锄头戴着斗笠出场。

从不以作品示人的神秘诗人格风,是一位颇有成就的媒体工作者,今天他的《中国文化》在南理工浮出水面:“就那么一次遥远的射精/使河流改变了方向/使祖国怀上了文化的孩子……”气韵苍凉,凝重大气,洋溢着特有的激情和深度。在某高校担任宣传部长的诗人海马朗诵了《像光一样》:“像光一样/没有翅膀也能飞行/像光一样/没有爱情也能很好地生活……”一袭白衣白裙的女诗人巩孺萍则朗诵了儿童诗《小粉蝶死了》,珠圆玉润的声音,发散着忧伤的气息和纯美的情致。诗人陆新民闪亮登场,一首《夜宿马仁山》飘逸出尘,意境脱俗。陆新民拥有多重现实身份:转业军人,大桥建设者,作业队长,教授级高级经济师,处长,党委副书记……首次来南理工参加诗歌活动,陆新民的感觉是很好很震撼,和谐融洽的现场气氛,深深打动了他。在陆新民看来,这正是一种“四海之内皆兄弟”的诗歌精神的体现。

忠厚淳朴的诗人愚木登上舞台,认真展示了自己的拿手诗作《时间广场》,引起现场观众的极大兴趣:诗名“时间广场”,恰恰是南理工校园内一个标志性景点。美丽文静的女诗人阿美款款登台,以从容的语调朗诵了《如果有一个地方是真的》。朝气蓬勃的青年诗人宋宁刚是位哲学博士,他深情朗诵了一首《你来》。女诗人古筝身着旗袍,体态婀娜,声情并茂地演绎了《灿烂与黯淡》。英俊多才的少年诗人、古筝的儿子王思润正上高二,因课业繁忙未能到场,南理工一位女生代诵了王思润同学的《妈妈就是妈妈――写给妈妈的十四行诗》:“妈妈 一定会在周末 日上三竿的时候/破门而入把我闹醒 准时准点 支持复响/“要死!怎么还没起?再不起我就掀被子了!”/妈妈 是闹钟……妈妈是闹钟是平底锅是备忘录是雨伞是微笑是古筝曲/妈妈就是妈妈 我爱这样的妈妈”,谐趣横生的句子,让现场发出一阵阵会心的笑声。

南京理工大学盛产诗人,放在国内高校中,也是一个很难复制的特色。此次诗会集体亮相者即有十人:王子淳、金序兰、马永波、江雪、黄梵、树宁、张宗刚、马永平、炎石、桂鬼。“南理工诗人群”的联袂登台集团作战,彰显南理工超强的诗歌实力。老诗人王子淳激情《读海》,老诗人金序兰现场展示其诗书画印才艺,引起观众共鸣。高大英俊的马永波有“诗坛美男子”之称,他朗诵了《在一个中午梦想古老希腊的喷泉》:“通过一条暗河涌出神的花园/你走了很远,带着深处的阴凉/你在硕大的花朵中间升起/开放,像一块玉迸碎,落入盘中……”彰显优雅、奔放而不乏狂野的诗艺,一口富于磁性的哈尔滨普通话,更是倾倒四座。马永波是有影响的当代诗人,1993年即参加中国作协《诗刊》青春诗会,其诗以宏大的叙述、复杂的意象和丰富的内涵见长,曾被评为“中国当代十大杰出青年诗人”。

本文由彩世界app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文学报]南京理工大学举办五月诗会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