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彩世界app > 新闻 > 国内高空挑战第一人坠楼:是勇敢?是作死?或

国内高空挑战第一人坠楼:是勇敢?是作死?或

2019-10-05 04:32

Brymer教授说:“极限运动已经传播至全世界,我们正在目睹人们对这些运动空前的兴趣和参与力度。在过去的十年里,许多传统运动项目的参与人数都有所下降,但极限运动的参与人数却激增,使其成为了一个数百万美元的产业。”

文 / 花钿

  原标题:“中国高空极限运动”第一人坠亡:本来将商定婚期,此前曾被好友救过两次

  11月8日起,吴咏宁的微博永久停更。

01

  他自称中国高空极限运动第一人,从2017年2月起发布各种高空挑战的视频。其视频十分危险,在高楼边缘玩平衡车、扒着楼顶做引体向上……

午休的时候,朋友发来一则新闻,标题是《国内极限第一人,行走生死边缘,“极限咏宁”失手身亡》,然后专门艾特我说,果然玩的炫死得快。

  “我一定是玩得最狠的那个,因为我每天都在爬,我是在玩儿命。我什么时候残疾了、动不了了、死了,就不玩了。” 他曾说。

我给朋友回复:逝者已矣,不必冷嘲热讽。

  吴咏宁的女友向红星新闻证实,11月8日他在长沙一次极限挑战中失手坠亡。

不知道为何,我对于这则新闻一点都不意外。大概是因为此前对这种事情做过心理建设吧。

  小众圈子“爬楼党”再次进入公众视野,吴咏宁此前的危险视频被大量转发。

因为我也有一个这样的朋友,她叫C,十分痴迷这种高空挑战,算是一个十足的爬楼党,把高空挑战视为一种信仰。

  “高空极限运动没有禁区。他是在做超过他能力的事。” 吴咏宁的好友告诉红星新闻。

最初的时候,我也不太理解她的这种爱好,我对她说过,不要拿生命安全来开玩笑。

图片 1吴咏宁极限运动视频截图

C不紧不慢地对我说,没事儿的,放心吧,我会保护好自己。

  女友次日才从警方获悉他坠亡

我不死心地继续劝说,你应该为你的父母考虑一下,他们这么一把年纪了,还要为你担惊受怕,你也太不孝了。

  两人本来上月要商定婚期, “唯一哭闹的就是他的爱好”

C仍然不紧不慢地对我说,我妈妈现在已经习惯了。

  如果不是11月8日的意外,吴咏宁会在11月10日到武汉和女友金金汇合,商定婚期。

既然如此,后来我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9月份两人在网上认识,随即相恋。金金说两个人从没吵过架,吴咏宁做什么事都会带着自己,两人感情很好,两家也同意婚事。

但在我的高空恐惧症认知里,这种行为仍然实在太太太太太危险了。

  金金唯一会向吴咏宁哭闹的就是他的爱好——高空极限挑战。“我经常跟他说如果结婚有家庭了我很不安心,两方父母都会担心。”金金说,“这个时候他就不理我。”

对于这种危险的极限挑战行为,我不提倡,不鼓励,不嘲讽,但作为C的朋友,我尝试过去理解她。

图片 2金金的微信朋友圈首页。 手机截图

我愿意尝试去理解这种行为,并不表示我在怒刷生命和自由的高度。

  11月8日,早上8点多两人聊完之后,吴咏宁就再没有回复。晚上7点多,金金的电话吴咏宁不接,微信不回。虽说两天后就见面,但金金还是担心,便从武汉赶往长沙寻找男友。

仅仅是因为我有这样一个朋友,既然她是真心喜欢这种运动,既然怎么劝说都没用,既然人人都骂她是傻逼,作为她的朋友,只能尝试着去理解她的内心所想。

  期间,他给吴咏宁在社交软件上的朋友发信息询问男友动向,但大家都表示不知道。

因为,骂,是阻止不了他们的疯狂的,只会让他们内心感到薄凉。

  9日,金金才从警方处获悉,男友在8号下午1点左右失手坠亡。她是第一个得知此事的亲友。

  而据北京青年报报道,据长沙天心公安分局介绍,吴咏宁具体死亡时间为11月8日下午,系从顶楼附属物坠到顶楼楼顶导致死亡。

02

  而吴咏宁的母亲在得知这一消息后,才知道儿子在尝试高空极限挑战。

认识C后,我试图去多方了解过这项运动,EurekAlert网站也曾发布过一则有关这项运动的研究新闻,今天读来,大概可以解释我对这些事情的看法了。

  据金金透露,吴咏宁是独生子,他家中家庭条件不是很好,“我已经下定决心和咏宁一起打拼,照顾他的家人。” 金金说,从吴咏宁出事到现在一个月过去,金金一直陪在吴咏宁母亲身边,每天睡同一张床。网传吴咏宁拍极限运动的视频是为母亲治病赚钱,金金称并不知情。在金金的陪伴下,吴咏宁母亲身体“还好”,“也会露出笑脸”。

Brymer教授说:“极限运动已经传播至全世界,我们正在目睹人们对这些运动空前的兴趣和参与力度。在过去的十年里,许多传统运动项目的参与人数都有所下降,但极限运动的参与人数却激增,使其成为了一个数百万美元的产业。”

  曾在多个电视剧中担任群演

到目前为止人们对于参加极限运动的动机有很大的误解,许多人将其当做是肾上腺素上瘾。

  10个月前发第一条高楼极限运动视频,后“难度一次比一次大”

他说,我们的研究向人们展示了参与极限运动的人并不是不负责任地去作死。他们训练有素,清楚地了解自己的极限、运动的危险和所处的环境,他们参与极限运动是为了感受生命的强大和变化。

  吴咏宁之前做过武行。他的微博@极限-咏宁 开始更新于2013年,那时他在横店做群演,微博名字叫“演员吴咏宁”。据他的微博,可以看出他在《新雪豹》《神雕侠侣》《欢喜县令》等电视剧中扮演过群演,且在《新雪豹》中饰演过3个角色。

这种体验很难用语言描述,就像爱情一样只可意会。它让参与者们感受到了活力,并且能改善他们的日常生活,仿佛参与者每天都在超越自我并且发掘自己的潜力。

图片 3吴咏宁微博。 微博截图

举个栗子,定点跳伞者们在以300km/h的速度下落时,能看见所有岩石的颜色和裂缝,极限攀岩的人们感觉他们在与岩石一同沉浮舞蹈。当他们融入自然时,感觉时间都放缓了脚步。

  在他2013年的微博中,他也抱怨过生活,并能看出他想挣钱的心愿。有两次,吴咏宁还在微博里缅怀他过世的父亲。

Schweitzer教授表示理解参与极限运动的动机对于理解人类十分重要。极限运动不是只有高风险,参与极限运动能够带来更积极的心理体验,并且可以表达诸如谦卑、和谐、创造、灵性、自我意识的价值观。

  2017年,吴咏宁开始在一视频软件发小视频,但反响寥寥。2017年2月10日,吴咏宁发了第一条关于高楼极限运动的视频,即在10楼边缘玩儿平衡车,并打上“不作死就不会死”的字样。这条视频下面显示获取打赏130多元,还有很多网友的赞叹和惊讶。

Schweitzer教授还表示因为极限运动参与者发现这种体验很难用言语表达,所以研究项目采用了一种办法来量化它。

  自此,吴咏宁便开始经常上传高楼极限运动视频,且高度一次比一次高,动作难度一次比一次大,挑战也越来越频繁。他的微博名字也从“演员吴咏宁”改为“极限-咏宁”。

这种方法让我们可以将目光集中在极限运动的体验上,从而弄明白参与者们的感受。采用这种研究方法,我们可以将这种体验概念化,即人在极端情况下会发挥出自身的全部力量,在危险的活动中做出正确的选择。

  最后更新的视频中,吴咏宁在高楼外侧扒着楼顶边缘做引体向上,并有单手动作。

然而,这种经验表现在对生活的肯定和转型的潜力上。极限运动可能引发超常的意识状态,这种意识强大且有意义。这些体验丰富了参与者的生活,并对帮助他们进一步了解人生的意义。

  好友此前救过他两次

  “我觉得网络视频害了他”,“每次看见他动作,我都看不下去”

03

  在吴咏宁出事后,另一个高空挑战爱好者巴克说:“我觉得网络视频害了他,因为有粉丝打赏之类的。”

“极限咏宁”坠死得消息很快就上了微博热搜,很多人说,不作死就不会死。言辞之间满含冷嘲热讽,让我心中有点不舒服。

  童虎也是高楼极限运动爱好者。童虎告诉红星新闻,他与吴咏宁9月相识并一同开始进行高楼挑战。一开始童虎便被吴咏宁危险的动作吓到,“每次看见他动作,我都看不下去。”童虎说。

对于逝者,我们应该展现的最好修养就是,去尊重,去思考,去反省,而不是,去指责,去谩骂,去嘲笑。况且,他并不是十恶不赦之人,更没有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童虎还救过吴咏宁两次。童虎称在吴咏宁做动作时会摇头,他明白这个意思是体力将要耗尽,童虎就会救他,拉他上来。

我曾经也一味觉得,人固有一死,要死的有意义,并且一直践行着,拒绝任何与生命安全有关的危险活动。我把自己保护的特别好,就是为了以防不则,以防死得轻如鸿毛。

图片 4吴咏宁极限运动视频截图

但,意义二字,没有定数。我所认为的无意义,或许对有些人来说,是十分有意义的。

  童虎也告诫过吴咏宁动作不要太危险。但他的我行我素让童虎感到害怕,“如果他真的掉下,我怎么对待他家里人?”经历了两次救人,童虎考虑再三,离开了吴咏宁。

极限运动有死的,但不是自己故意作死。跟风者除外。

  吴咏宁并不喜欢别人管着自己。女友金金经常劝说他不要再尝试这类运动,金金说他对此回复一句:“以前我出海时前女友都不管我,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这么爱管我。”他爬楼的朋友圈会屏蔽金金,他曾告诉金金他想去迪拜征服世界第一高楼。

极限运动是一种一旦失误就有可能付出生命代价的休闲活动,例如定点跳伞、巨浪冲浪、徒手独攀以及高空挑战。最常见便是极限轮滑,滑板,BMX,受大伤的新手比例比高手多。因为高手知道自己能力范围以及失误保护动作,挑战极限每次也是提高一点而已。

  10月,吴咏宁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

就拿我的朋友C来说,她每次爬楼,都要准确地把握天气,风向,风速,然后才敢去进行接下来的行动。

  国内第一我不敢说,因为现在国内玩这个的实在太多了,但我一定是玩得最狠的那个,因为我每天都在爬,我是在玩儿命。

这对我们普通人来说,可能高深莫测了一些,我们不了解他们所做过的功课,所吃过的苦头,因此在有些人有限的认知里,他们是在傻逼作死。

  去年,第一次在好奇心驱使下,去了横店一座十层高的废弃大楼。幸好当时有两个兄弟,在我精疲力尽的时候拉了一把,才能让我有一个比较顺利的开始。害怕的心情远多于刺激和兴奋,时间长了,成就感是我从来没体会过的,胆子越来越大之后,我会做一些看起来 “作死” 的动作,但其实心里都有数,遇到危险会主动放弃。

  这项运动在国内是违法的,我去小区经常会被保安和物业阻挠,只能偷偷摸摸的,靠运气。被警察抓、进局子是常有的事儿,不过到目前为止,除了教育我们一顿也没什么特别严重的处分。

本文由彩世界app发布于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国内高空挑战第一人坠楼:是勇敢?是作死?或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