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彩世界app > 新闻 > 【奇幻】《神奇龙与呆萌马的奇妙历险》(2)

【奇幻】《神奇龙与呆萌马的奇妙历险》(2)

2019-10-05 19:56

2.梦中的城堡

1.夜晚的诅咒

妈妈的突然消失让家里变得空荡荡的,原来每个角落都曾被妈妈忙碌的身影填满,即便她在兄弟两个的视线之外,响彻天际的吼叫也让整座房子拥挤不堪,而现在,离开的仿佛不止妈妈,还有小小龙和小小马的真实世界。

2.梦中的城堡

整个小区,整个街道,整个城市遍布摄像头,没有一个曾经捕捉到过哪怕妈妈的一根发丝,连地球都变大了,大到整个世界再听不到其他任何人的声响。

3.恐怖堡之迷

小小龙和小小马整天哭哭啼啼,做爸爸的倒是担当起事情来,在给所有亲朋好友打过电话确认老婆并没跟任何人联络之后,他终于把这件事跟失踪挂上等号,警察被请到家里来查看。

4.花车行刑队

警察局就在大院的斜对面,两个穿着大衣的警官把家里的门锁窗户、防盗网和各类管线仔细勘察了一边,并未发现什么异常,其中一个浓眉三角眼,四方脸,阔口宽腮的老警察把孩子们叫过来,问他们晚上可曾听见什么异常响动,妈妈有没有提前交代什么事项等,自然是一无所获,孩子们只是不停地哭,即便小小龙这样老练而清醒的孩子,也很难在这种情形下清楚地说出什么话来。

这是世界上最恐怖的巡游车队,所有的巡游车都是一个凶神恶煞的怪物,后面的怪物咬着前面怪物的尾巴,迈着沉重的步伐缓缓前行,怪物周身装饰的花朵都是诸如猪笼草,捕蝇草,帝王花等奇怪的植物。怪物身上或坐或站的是他们的邪魔主人,除了城主外,每个人都丑恶至极,怪物的脖子上牵着数根绳子,绳子的另一头牵着的便是被抓进城内的人,他们浑身赤裸,污秽满身,大多数头发长到脚踝,甚至在地上拖得很远,男人都是留着长长的胡须,胡子都乱七八糟地蓬着,上面粘着泥土树叶,有些人满身是伤,伤口化着脓,苍蝇围着伤口兴奋地转来转去,也没有人有力气再去挥挥手赶走他们,或许因为常年不见日光的缘故,他们都很怕光,都低低地垂着头,眯着眼睛走,两只脚在地上有气无力地拖着,有些甚至虚弱到跟不上怪物们缓慢的步伐,一个趔跄摔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就任由脖子上的绳子拖着走。

警察只好按照流程到处拍了几张照片,说是回去研究一下案子,晚些再过来谈谈,现在先从邻居处去找找线索便离开了。

领头的怪物是城主的坐骑,脑袋一圈长满了眼睛,像镶了一圈电灯泡,头部正中是一个硕大无比的嘴巴,露出血红的嘴巴里一排排起码几百颗尖牙,周身长满了钢铁般坚硬的刺,粗大的尾巴就是一根狼牙棒,左右摆动着,每根尖刺的顶端都隐隐透着幽蓝的光,似乎随时要渗出水来,它的吼叫声尖细而凄厉,它一边走一边不耐烦地摇头,拖拽着它身边的可怜的人几乎站立不稳。

外婆被从远方老家请过来暂时照顾两个孩子,除了妈妈以外,外婆是孩子们最信任和亲近的人了,这位和蔼可亲的老人也曾经含辛茹苦帮忙照顾两兄弟,直到哥哥四岁了才回到老家,外婆回去之后,独自照顾孩子的妈妈便日益暴躁,直到像一只冲天炮,尖锐地冲向天际,然后啪地一声不见。

恐怖城主却出人意料地俊朗飘逸,一席白衣片尘不染,剑眉星目,四方口,悬胆鼻,英气逼人,但奇怪的是,他有一种独特的气度,却使得他与这周遭完全融为一体,仿佛仙人掌上开出的一朵花来。

小小龙和小小马每天都希望梦见妈妈,但是他们实在很难入睡,再没有人在睡觉前不耐烦地抱怨,却仍然给他们看很多很多本书,也没有人一边吼着让他们闭嘴一边紧紧地搂着他们直到他们睡着。而一旦沉入睡眠,疲劳便好像深海的海水般将他们团团围住,有时候醒来就好像并没有睡过一样,记忆紧紧地连接着睡前的那一霎那,悲伤排山倒海地涌上来。

怪物各式各样,它们的主人更是千奇百怪,有双头人,而两个头还共用一张嘴,当一个头想吃东西而另一个头想说话的时候,双头人的四只眼睛便互相瞪着,一张嘴骂出两个人的话来,让人又好笑又可怖。还有的人心脏长在胸腔外面,特制了一副铠甲护胸,偏偏那颗心脏又十足强劲,即使在嘈杂拥挤的人流和怪物的吼叫声中,那种心跳的“咚咚咚”的声音仍然振聋发聩。还有的人周身长满黑毛,连脸上和手掌都布满黝黑浓密的毛发,背后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四个尖尖的犬齿互相架起来,使得嘴巴无法闭合,口水便滴滴答答地一直流。

有件不同寻常的事情却从来没有引起这一家人的注意,那只黑色的乌鸦仍然每天晚上、同一时刻出现在窗外,每天它都照着窗户翘起尾巴拉上一泡屎,再回头欣赏一番,便仍然冲进夜色中消失不见。

各种怪相不胜枚举,小小龙和小小马直看得毛骨悚然,做声不得。

警察隔了几天又来了,这次只来了一个,是宽腮三角眼的那位,无论说什么,他从来都紧紧皱着眉头,似乎是个不会笑的人,但那双眼睛却不同寻常,目光锐利似乎能穿透一切。没有寒暄,这位姓武的警官直截了当地告诉家里的大人,目前并没有任何线索和有用的消息,邻居都睡得死死的,摄像头并没有捕捉到哪怕一点影子,各地的兄弟警局也并未发现任何消息,寻人启事已经贴遍全城,各类媒体也有龙马妈妈的失踪新闻,但是,相关消息就像深埋海底的沉船,从未露出头来。

有一个怪物拖着的囚犯因为体力不支倒地不起,被拖着脖子走了几步后,他身后的一只全身长满白毛的巨大的蜘蛛嫌他挡道碍事,从嘴巴里喷出一股蛛丝,把他缠得严严实实像只大粽子,然后用毛茸茸的长腿滚着他玩了一会,就张开门洞般的大嘴,嘴巴里伸出一根长针,插到粽子包里吸了几口,粽子包就瘪了,随后像垃圾般被丢弃到一边。

武警官去小小龙马的房间看看兄弟两个,当他皱着眉头习惯性的用目光在房间里四处扫射时,窗玻璃的印记引起了他的注意,“这是什么,小小龙马?”武警官习惯用小小龙马统称兄弟两个,每当这么说时,他是希望兄弟两个能有一个回答自己,而最近,两兄弟像是哑了。这回,兄弟两个朝武警官手指的方向看去但照样没有回答,可这次,显然他们是惊呆了,只见一座油画般灰白的古堡赫然印在窗玻璃外面,而这扇窗户,正是黑乌鸦每晚来拉屎的地方!

巡游队伍的背后, 是一只通体银色的巨狼,他足足有两米高,两只眼睛发出幽幽的蓝光,如同两团燃烧的煤火,背后拖着一条长长的巨大的尾巴,尾巴往上竖着,仿佛一把冲天利刃。银狼的眼睛在围观的人群中扫射,被他的目光扫到的孩子都哇哇大哭起来,有的一屁股坐到地上再也起不了身,软成一滩泥般。

兄弟两个自然是没见过什么黑乌鸦的,然而,怎么出现了这样的一幅城堡画,他们和武警官一样毫无头绪。武警官拍了照片,刮了一点城堡的材料放进证物袋就回警局去了,小小龙马看着这座城堡却久久不能平静,一股奇特的情感在他们心里涌动,仿佛看得久了,妈妈便会从这座城堡里走出来,就像从不曾消失过那样。

人群中有呼喊爸爸或者妈妈的孩子,但那些小小的声音喊出来却仿佛被黑洞吸走,唤不起任何回响便立刻消失不见。这些孩子哭着试图靠近一些,早被清道的怪兽挥舞着大钳子赶开而无法近身。最后,疲惫、无助而恐惧的孩子们越来越少,停滞不前的孩子被清理掉扔进万婴谷,唯一保命的办法便是随着围观的人流对游行队伍奋起直追。

这天晚上,在妈妈消失后,小小龙马头一回梦见妈妈。

而这一切只是序幕,巡游结束后的花车表演,才是重头戏,可惜到了这种时候,跟得上花车的孩子也已经寥寥无几,确切地说,只有小小龙马这两个小孩儿强打着精神,被人群裹胁着走到了最后。

本文由彩世界app发布于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奇幻】《神奇龙与呆萌马的奇妙历险》(2)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