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彩世界app > 娱乐 > 北京为什么要遇上西雅图

北京为什么要遇上西雅图

2019-10-07 01:43

我相信,很多朋友,看到这个题目会觉得我有些明知故问。“北京为什么要遇上西雅图?这不是明摆着的吗?难道不是向《西雅图夜未眠》这部影片致敬吗?”既然如此,北京又该做何解释呢?怎么《当北京遇上西雅图》绝大多数镜头都在西雅图拍摄,不关北京什么事呢?
当然,这部影片的确是向《西雅图夜未眠》致敬的作品,多处桥段呼应着《西雅图夜未眠》里的场景,但它的野心,又绝不只是在此。如果仅仅因为戏份的多寡,而认为题目不过是个打着幌子的皮衣,又显得有些表面化了。如果细细挖掘下去,会发现,北京与西雅图,各自还代表了不同类型的生活方式。当北京遇上西雅图,两种生活方式也就开始了比拼与较量。
无论是文佳佳与其所傍的大款还是Frank与其妻子一家,在来到西雅图之前都曾有过一段北京生活,这两段靠人物的表现及言语间接呈现出来的生活,其实正是“现实版”中国梦的两种典型代表,虽然前者饱受诟病,后者则为社会所认可。但两者生活的目标是一致的,即都是为了财富而生活。文佳佳那份挥金如土时的潇洒,Frank那份阜外医院的医职,让多少中国人欣羡不已,然而已成功实现了梦想的文佳佳与Frank,并没有品尝到幸福的滋味。文佳佳歇斯底里的疯狂,Frank那一直不肯刮掉的胡子与唯诺的脸色,掩饰不住幸福不可得的焦灼。如果说文佳佳凭借小三身份获得巨额财富是一种人性异化的话,广为主流社会所认可的Frank一家又何尝没有遭遇资本对人性的异化?富裕起来的Frank妻子抛弃了无能的Frank,不正是文佳佳所傍的大款抛弃前妻的翻版么?
而当他们来到西雅图之后不久,文佳佳没有了赖以生存的金钱,Frank丢掉了医生的体面工作,干起了最平凡普通的司机兼护工,大部分时间还过着看起来似乎最没出息的“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宅生活”。黄太来自台湾,女婿是黑人血统,两位待产妇又性格各异,其中一位白发女还是同性恋,虽有种种差异与不幸,但彼此温情相待,处处涌动着温馨与唯美。文佳佳通过被别人的关爱和自力更生去爱别人而获得了幸福,Frank在给予爱给他的孩子及文佳佳的过程中获得了幸福。
于是,当北京遇上西雅图之后,中国式的生活方式就被彻底击溃,两人奋斗的共同目标,不再是追求物质的奢华,而是收获精神上的快乐。
只是,接下来我们不得不要追问的是,获得这样的幸福,为什么非要在西雅图,而不是在中国?故事究竟可不可以设计在中国发生?事实上,如果没有《西雅图夜未眠》那部电影,没有后来同样在西雅图拍摄的电影《晚秋》,恐怕不会有多少中国人,会知道地球上还有一座叫西雅图的城市,大多数中国人感知到的西雅图,是由影像所编织起来的一种印象式的,象征式的,梦幻式的景象,是一座被抽空了坚硬现实感的浪漫爱情之城。同样是美国的大中型城市,中国人所知道的纽约,华盛顿,旧金山,洛杉矶,底特律,就远比西雅图现实得多,实在得多,坚硬得多。而《西雅图夜未眠》的导演当初选定故事发生在西雅图,而不是“纽约夜未眠”、“旧金山夜未眠”、“华盛顿夜未眠”,与这座城市地处温带海洋性气候,常年潮湿多雨的景象有关,正是湿漉漉下不完的雨珠子,为这座城市平添了几分飘渺空幻,几分浪漫柔情,因而更适宜爱情故事的展开。
除去西雅图作为象征符号的意义之外,一个非常现实的原因在于,西雅图在美国。在许多中国人眼里,似乎在美国就意味着幸福,在美国就意味着没有沙尘暴,在美国就意味着没有PM2.5,在美国就意味着没有我爸是李刚,在美国就意味着不用为人多地狭资源分配不均而发愁(文佳佳跑断几个街区才找到为白发女接生的医生),在美国就意味着无论贫富人人平等像文佳佳这样大摇大摆地炫富只会丑态毕露倒不如擦马桶受人欢迎,在美国就意味着连Frank这个干类似中国民工活而一天中大部分时间又宅在家里照看孩子,被老婆看不起而甩掉的软蛋,也能住豪宅开名车。而这一切,正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无论是高官还是明星,无论是富商还是我身边的朋友,都选择去香港,去欧美定居产子的原因。
《当北京遇上西雅图》的选择,代表的正是这一部分人的选择,也是非常现实的选择,因为它毕竟是一部商业电影,要考虑票房,要考虑上座率,就不能不让为生活拼命奔波了一天的观众,能够在剧场里获得劳累一天后的心理安慰,能够拥有一个幸福未来的许诺。相比较国内诸多难以直面的矛盾,把幸福生活设置在远在大洋彼岸的西雅图,显然更为保险,也更容易自圆其说。
但如此选择,终究是对中国问题的一种回避,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都有能力到国外去生活,反过来讲,当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拿外国绿卡,选择逃离中国时,又靠谁来发展中国?
更要命的是,这一变质了的中国梦,正蔓延到中国千千万万个家庭中去。当国内的高考应试产业始终难以扭转,当国内就业压力持续不减时,父母们只能让自己的孩子从起跑线上就开始奋力拼搏,学奥数,学钢琴,竞争重点中学,竞争重点大学,竞争留学美国的机会,最终实现定居美国的梦想,哈佛女孩刘亦婷代替了钱三强,成为父母为孩子们树立的榜样。
但正如笔者在前面所指出的那样,我们眼中的西雅图,其实是一座影像构筑起来的城市,是一个象征爱情的符号,是一个“生活在别处”的梦幻罢了,我们眼中的“美国”,我们眼中的西方,也是多少有些理想化的,正如《革命之路》里那对夫妻所无限憧憬的巴黎,《中央车站》里约书亚所要寻找的父亲耶稣一样,至于这座城市真实的质地,那坚硬世俗的一面,我们还未真切地感受到。正如我求学香港半载,目睹了香港优越于内地的种种,但要我选择未来生活的地方,我还是会选择回内地,倒不是因为我恋家,而是我看出了这座城市亦有艰难现实处。是的,西雅图可能没有高房价的压力,可能没有PM2.5的骚扰,但仍有林林总总生活必将要面对的难题,这也正是为什么Frank必须要考一个医生执照,文佳佳必须要成为网站编辑的原因。至于Frank重操医业之后,是否还有精力和时间陪文佳佳呆在家里,与妻子孩子一起共享天伦之乐?恐怕也就只能避而不谈了。灰姑娘的故事结束在“灰姑娘和王子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然而以后的生活是否真的幸福,我们不得而知。
不过,梦想着“生活在别处”的意义,正在于以彼时彼岸,来关照和反思此时此岸。我明知道香港有很多不如人意之处,但我还是极力鼓吹香港之好,无非是想刺激内地同胞反省,使内地变得更好。Frank重操医业之后会不会和文佳佳再有精力享受爱情的甜蜜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价值取向,促使我们去反思日常的生活中,有多少时间忙于工作而没有陪家人,没有陪朋友。促使我们去反省,每天拼命工作赚钱去养活家人而获得的幸福,是否就比每天少赚些钱多陪陪家人所获得的幸福更多。
所以,本片难能可贵的地方在于,它在炖好一锅治愈系心灵鸡汤的同时,不忘反刺中国现实。文佳佳在平安夜造访Frank家时惊叹Frank买豪宅的钱在北京只够买洗手间的台词,让不少国人,特别是在一线城市苦苦挣扎,住蜗居,挤地铁的蚁族们为之共鸣。中国女人并不是天生就想做小三,并不是个个都爱慕虚荣个个都拜金个个都渴望不劳而获,《蜗居》里的海藻不是也曾为自己的未来而奋斗打拼过么?当无论怎样奋斗都抵不过国内居高不下的房价时,靠什么来寻求安全感,靠什么来安身立命?人性本是两面共存的,是上帝那一面占据上风还是魔鬼那一面盘踞主导地位,与当时当地的社会影响不无关系。改革开放之所以能在三十多年来得到迅速推进,得益于它给予每个中国人只要通过奋斗就能实现自己梦想的良性竞争环境,然而房价的逐年攀升阻断了这样的良性上升渠道,使既得利益阶层与未取得利益阶层之间的鸿沟越来越大,未取得利益阶层如要与既得利益阶层分享改革开放的果实,就不得不依附于富一代,官一代,富二代,官二代们,于是导致了这一时代的流行语中,无论是高富帅还是白富美,都无法甩开“富”这一首要条件,未取得利益阶层与爱情彻头彻尾成了资本的人质。
而本片最为闪光的地方,在于不露声色地点出,既得利益阶层,也在这一过程中,成为了资本的奴隶。Frank的妻子,做到了地区总经理的位置,可谓是富甲一方,但可怜的她并没有一个温暖幸福的家庭,连自己的女儿都对她避之不及。如果说她抛弃掉Frank找到富翁丈夫看起来是捡了个大便宜,而她所找到的新男友,又何尝不是看上她的金钱,而非她本人呢?他们两人的结合,从一开始,就是金钱的结合,而不是爱情的结合,人的结合。而文佳佳的男友要想供应得起文佳佳的奢华生活,就不得不每天忙于应酬而难及回家,这样的爱情,不是名存实亡又是什么呢?文佳佳之所以愿意做他的小三,是因为爱情吗?如果他没有钱文佳佳还愿意吗?在这场爱情战役中,他赢得的不过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肉体而不是心灵,而用于交换的,不光是一个不断透支的信用卡,更是一个为不断透支的信用卡而不断透支的自己。《蜗居》里的宋思明强逼着海藻承认她爱自己,没错,海藻最后是承认了,但她承认的,其实本质上是宋思明强大的官商势力,她是向宋思明的强大势力低头,这又如何能与发自内心的爱划等号呢?宋思明通过资本交换来的是爱情么?鬼才相信。货币是人发明出来的,资本也是人积累出来的,当人明确地懂得,什么是可以用资本买来,什么不可以用资本买来时,人才能控制资本,人才能成为资本的主人。当既得利益阶层中的很多人以为,所有东西包括爱情也是可以靠资本买来的时候,自己其实,就已经成为了资本的人质,被资本所控制,因为此时,他们不得不依附于资本,依靠资本办事,自己的主动权也便因此而丧失。试想,当你沦落到不得不依靠撒旦来处理生活中所有事情的时候,谁又能不相信,你已经成为撒旦的附庸?而可悲的是,他们却在洋洋自得中浑然不觉自己已被物化的危机。
影片把故事发生地选定在西雅图,正是看重了美国已经历了资本化阶段中最痛苦的阶段,所以还能够以相对低的成本享受相对富裕的物质生活,使得Frank与文佳佳的爱情生活,看起来不那么寒酸,加之电影的造梦功能反而显得有些耀眼。而在中国,这一阶段正在进行中,中国大中型城市中真实的爱情生活,可能会比较寒酸,比较充满艰辛,面临着买房买车高昂学费高昂医疗费等一系列压力,这一点,不知道中国尚未走上工作岗位的青年们,是否做好了准备?我们普通人可能管不住房价,但能管得住自己的内心,使自己不至于被蜂拥而至的商品所物化。当周围的同事都拿起了ipad, iphone来消磨自己的时光时,你是否还能固执地不丢掉用了多年的诺基亚或是联想?当面对琳琅满目的时装时,你是否在乎的是质量而不是品牌?你是否真正地明白,幸福不是身份,不是地位,不是一堆象征的符号,不是别人眼中的欣羡。幸福是不因别人的言语而左右的快乐,幸福是在朋友们相聚时能彼此敞开心扉畅谈而不是各自拿着手机自顾自地刷微博娱乐,幸福是两人为共同的小家庭而彼此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为对方而奋斗在不足几十平米的小房间里携手互助过程中的欢笑争吵与汗水,而不是拼得一个有豪宅有名车有名包有名表的结果。我们是宅,是车,是包,是表的主人,而不是它们的奴隶,不是名牌的奴隶,不是别人目光的奴隶。
犹记得雷蒙阿诺曾言,这个时代危害自由最大的敌人,是资本。无论这个国家是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无论你是富豪还是平民,只要处于这个时代,就必然,要与这个时代最大的伏地魔,做持久的斗争。

      刚看完电影回来,怎么说呢,看第一部已是三年前,那时我高三。 如今我大二,看时的心情早已不同当日。
      像席慕容所说:于千千万万人中遇到你,没有早一秒,没有晚一秒,刚好赶上了。生命的奇妙就是如此吧!就像《北京遇上西雅图二》中的赌场公关娇姐与房地产代理大牛一样,从澳门到洛杉矶,一个赌场失意的女子、一个生活失意的男子,一本《查令十字街84号》引发的通信、一个梦幻而又曲折的相遇,很美好~
       一直很喜欢一句话:女人,最大的财富就是你自己。其实,这句话是适合每个人的,人人都应该尊重、爱护自己。虽然这样说会有点自私,但不可否认的是,世上没有一个人比你自己更爱你自己。我不喜欢娇姐对待爱情的态度,她或许爱得轰轰烈烈,但她付出的代价也很大。从学霸同学到杜老板再到诗人,从丢钱到出卖灵魂与肉体再到被背叛,每次都将弄得自己狼狈不堪,未免有点不值。或许是因为太相信爱情、亦或是生活所迫,但我始终觉得,一个人尤其是一个女生不要轻易将自己以及拥有的东西交给一个并不懂得男人。

本文由彩世界app发布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北京为什么要遇上西雅图

关键词: